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5242|回复: 28

海宝科技往事 1

[复制链接]
本帖最后由 宜里农场董建国 于 2019-2-26 19:50 编辑

    二零零六年八月,我在人才市场上遇见杨文,他跟我谈了以后,告诉我他在焊接研究所的创业中心四楼,你来看看吧,想来就来吧。就这样我就去了海宝科技公司了。
在那里我认识了张淑杰,我们还真的聊的来,这个张叔杰和我慢慢的熟悉了,以后我就不再叫她部长了,我开始叫她张姐了。
我们就这样相识了,在海宝科技公司我俩成了朋友,是无话不谈的知己了,上班以后我的工作就是看台湾的青岛钻图纸,说句实话,我真的不懂这个数控钻,这些机械我在埃穆特公司时,看见华威的人装配过,但是我从不关心,在这里我就真的是第一次看见这些图纸。此刻我没事就在电脑上抄袭台湾的图纸。

中午时间,张姐跟我说: 你不睡一会儿吗?。我看看张姐说:不睡,张姐说:那我们去外面走走吧。

就这样中午休息的时刻,我们两个在师大的市场边开始散步了。我们一边散步一边聊天。此时我才感觉到张姐真的是一个很有修养,我们聊着工作,也聊到家庭,这个时候我的孩子刚刚上大学,她跟我讲了她教育孩子的一些经验,还告诉我他的孩子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是学软件的。

我们就是这样每天中午都在这市场里转悠。我们也不买什么东西,就在这时冯工来了,他一来就是负责抚顺钻床的。

这天小戴找我,他手里拿着几个接头,就是气管接头,跟我说:董工,你看看这个能出图吗?我看看这些接头说:这些是标准件,出图吗?我们做的可比买的贵呀。这时小戴说:你先画出来。就这样,我去了隔壁,去借卡尺,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还有一个钳工,他自我介绍说:我是姜涛,以后你就叫我老姜吧,就这样他给了我一把卡尺,我临走时才想起来,要是让他来多好,他要是测量,一定比我强。我知道我的实际操作水平不行。我就是画图快,就这样中午我还是和张淑杰去逛街了。下午小戴来了,他问我画咋样了,我告诉他画完了。他笑了。他跟我说:他叫戴逸冰。我看看他说:你叫戴一个兵呀。我说完我自己先笑了。小戴看看我说:可不是吗,我就带一个兵,就老姜一个人。这里中午都是在总经理的办公室吃饭,经理从来不说啥,都快半个月了,我还是不知道在经理屋里的哪些人教啥,这天我问李颖,你做啥的,叫啥呀,这时李颖笑了,她告诉我她是电气调试的,教李颖。现在还在夜大学习,这时杨文说,她是我们的办公室主任,我看看这里就四个人,两个经理,杨文的老婆姓刘,她还是会计,戴逸冰上外协,实际上就是老姜一个工人,此刻我才知道就是我们技术人多呀。
我第一次画完了小戴交代的图纸以后,我就开始和小戴一起去哈一机了,原来我们的青岛钻床就是这里制造的,他们已经把龙门,就是我们常说的横梁制造完了,两个行走支架也快制造完了,这时他们提出床台子有点问题,杨文让我看看咋办,我就和张淑杰商量了一下,张叔杰说:我去问问杨文到底想咋改。就这样我们中午吃完饭还是出去逛市场了,下午张叔杰又去问杨文了,这回刘文伟来了,她说:我看就是原来的太复杂了,哈一机说做这样的贵了点。

我一听这样,就跟刘文伟说了,我从新设计一个,你看看行不。就这样我开是设计床台子了。实际上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抚顺钻最复杂的就是这个床台子,台湾原图底下都是腿,一共有二十四个方管在底下,还要有淌水板。这样的结构实在是难加个,所以哈一机才不同意做的,他们建议改动一下,杨文说这是台湾富彩图纸,不能随便改动,但是我说可以试一试,刘文伟同意了。杨文也就同意了。

这个床台子,我画的真挺慢的,一周我才画完的,我主板都是十二MM后的钢板,就是淌水板我也是都用的八MM厚的,我说了,钻床钻孔时震动所以要选厚点的,这个与强度无关,床台的强度就是五MM厚的都行,这时杨文跟我说就五MM厚了,淌水板两MM厚,我就改了一遍,就去哈一机了,我和戴逸冰一起去的哈一机。我去了就在主任室等着,戴逸冰和主任出去了,戴逸冰和哈一机的主任谈了一会回来了,他们谈的问题,我不知道,谈完了才找我,要我的图纸,我把图纸给他以后他让我在屋里坐着等,别说这的挺快的,也就是半个小时吧,他们来了找我说淌水板太薄了,能不能加厚呀。这回戴逸冰要回来和杨文商量商量,我说:这个杨文也不懂,找他商量啥,我看就按照主任说的板,钢板厚度为五MM了。就这样了,回去告诉杨文就行了,这回哈一机的主任说我,你真行,专家呀。

此刻我真的有点飘飘欲仙了,看看人家都说我是专家呀,我们就是要负责任,就这样我回来就找杨文说了,告诉他淌水板两个MM不行,太薄了,哈一机说一焊就变形了,所以建议五MM厚,杨文这时找张淑杰商量商量,最后说用四MM的,就这样戴逸冰给哈一机打电话说了杨文的意见,这回张淑杰跟我说,人家是老板,一切都得给他面子,就是你对也要找他商量,自己在外面做主,他心里不舒服。我此刻觉得这个就和外企不同了,外企就是期待你做主,他们最反对啥都跟他商量,老外说了,都找我要你做啥,你就是给我分忧的。所以不要啥都找我,技术上的问题,你自己看着办。

这里杨文就是这样,大概是我不该做主吧,以后我在去哈一机,就是让我去验收了。给我带着卷尺,我去了就在现场测量他们做的对和错,就这样十一到了,这时赶上八月十五,我们分了点月饼,我和张姐这时就更好了。有点问题就我们俩商量,这时我开始没事教张淑杰CAD了。

这时杨文又招了个工程师,就是冯工,他高高个子,瘦瘦的,就是鼻子尖了一点,眼睛有点丹凤眼,他来了坐在了我和张叔杰中间,他来了是负责抚顺钻的。
实际上冯工来了,小戴让他看照片,说是要做一个调高机,就是为了切割机调高的,说实话我虽然知道这切割机,真的是在海宝科技才知道的,我们经常去焊接所院里,开始还是小戴领着我们去的,那个收发室人员不认得我,第一次去,小戴和他说我是新来工程师,我才进去的。这天我们正常走我们的门,可是里面插上了,这时里面的人说你们从李厂长的门进来,我在这焊接轮圈。

实际上我们经常去下面车间,这里面有我们的一个数控切割机,还有一些工具,我们今天就是看数控切割机的,戴逸冰领着我们绕了进去,走的是李厂长的车间,后来我才知道我们的车间也是租的李厂长的,我们进了一看一个老头在焊接一圈子,我看看问这是啥材质的,这样焊接,那个老师傅看看我说,是不锈钢的,我没有在问,戴逸冰给小冯讲调高机,我和张姐就跟着听,说实话当时我真的听不懂,但是我还要装着挺明白的,不管咋滴我也是来了两个月了,连等离子切割机都不懂还行,就这样我和张姐一直听戴逸冰讲了半个小时,这回小冯看来懂了,戴逸冰就不在讲了,我和张姐过了看焊接轮圈了,这时我跟那个焊接说这个大轮圈咋焊这么多,这不是补焊吗?这样焊接比做一个还费事,这时这老头说,这个是美国做的,我们做不了,时间长了,都用了十年了,这不看看磨损严重了,才找我们焊接的,我看看他说,这个咋非找你呀,自己不能焊接呀,这个焊接完了还要加工吧,啥材质呀,是什么不锈钢,是奥氏体不锈钢吗?

这时老头说,看来你挺懂呀,知道这么多材料,这个是马氏体不锈钢,所以才找我们焊接的,我不找再吱声了。我此刻就是看着他们焊接,他们焊接一段,就停下来,用锤子敲打着,我知道这是消除焊接应力,我此刻才知道他们焊接水平一定不一般。

我们看了一会儿,小戴招呼我们上楼,路上我就问小戴那个老头是谁,他看看我说咋的,你想认识他吗?

我说就是问问,这时小戴告诉我说,他就是林尚扬,.,,,,的大徒弟。

吓死我了,我一听是林尚扬真的吓死了。因为我知道中国焊接泰斗是林尚扬,他可是中国焊接的领军人物呀,一听是他徒弟我就又不怕了,我想这林尚扬的徒弟太多了,哈工大的焊接的博士好多都是林尚扬学生。这个不稀奇。可是这个工人也是他徒弟吗?我又开始不信了。

小戴一听我对林尚扬徒弟开始怀疑就说,这样老赵头厉害,就是他和林尚扬俩把三峡大坝的船闸大门用气焊割的,我这回知道了,只要有林尚扬参加项目一定就是关键项目。要不林尚扬是不会过问的。
回来后小戴没有去他的办公室,而是在我们这里给我讲林尚扬的事。听他这么一讲,我真的挺好奇,我还真的想看看这个神秘的林尚扬了。
中午了,小戴和我们一起去焊研所的侧面的街上吃饭了,海宝科技有个规定,就是中午我们都去焊研所的这个街上吃饭。一般都是李颖或者是戴逸冰付钱,我们就是管吃,实际上也就是吃的盖饭之类的,一般戴逸冰不去,因为他是回民,所以他去的时候一定是吃的不错的,就是这样,这回也不知为啥,他跟我们一起吃饭了,我们在一个回民馆吃的,中午一般是不让喝酒的,这回杨文提议一人一瓶啤酒,就这样这是我们第一次聚餐吧。
这吃饭时候戴逸冰又一次想起来那个老赵头了,他再一次大讲这林尚扬怎么厉害,这时杨文说:这个林尚扬是哈尔滨国宝级的人物,他是焊研所的唯一的院士,他的成就当然多了,特别是热加工方面是全国领先的。这个我在工大时就知道了,此刻听他们说说我再一次开了眼,我知道这个焊接所是国家的,根本与哈尔滨没有关系,就是坐落在这里,就像哈尔滨兽研所一样,都是国家重点实验室,我们就这样喝着酒,杨文看看大家说别喝了,快到点了,就这样我们看看真的要倒下午一点了。我把酒都喝了,就开始吃饭,这时张姐把剩下的半瓶酒给我了,她说她不能喝酒,我也没说啥,就一起喝了,吃完饭我们就直接上楼办公了,今天就没有去师大的市场。

晚上下班回家,十一以后天渐渐的短了,黑天较早,我回家时有点黑天了,在路上看见前面有一个人走路挺熟的,我就走了过去,一看认识,是在博实安装移动平台的韩继承,当时在博实时我是液压工程师,设计了一个移动平台,当时的液压就是他负责装配的,所以我们就聊了起来,原来我还认识他爸爸,就是我卖烟时他爸爸骑着个摩托上我家上烟的,所以我们就更亲了。

我在路上问他在哪上班,他告诉我他在天元数控,我一听跟我们一样都是做数控机床的,就这样我就要他来我们这里,他还真的同意了。

第二天早上我就找杨文说了,杨文听说有个干数控机床的,当然同意了,杨文要求小韩来看看。

这回他来了,对我也是好事,以后再干活,我就可以找他干,省的还要我自己干,我就是这样想的。

第二天韩继承真的来了,他跟我一起去见杨文,我看他们谈起来,我就回技术室了,这时我看冯工设计的调高机真的挺漂亮的,可是这不是我设计的。人家冯工有水平呀。

韩继承谈完话找我了,他说了杨文同意了,他周末来,回去辞职去,我看看他说想好了吗?此事你自己说了算,我可不是强求你的,就这样中了,小韩走了,我们和杨文又吃饭去了,吃完饭我还是和张姐在大市场转悠了一圈回来的,这时就看小冯在这里睡午觉,我们回来了,他就醒了,他还是那句话,中午你们买啥了,张姐说,我们就走走,啥也不买,他说中午睡一觉多好,省的下午困,我也想睡觉,可是我中午睡了,晚上就睡不着了,所以中午就更不能睡了。

第二天,韩继承来了,这时我们的钳工人多了,这时青岛钻开始往回拉了,小韩和老姜开始组装青岛钻了,实际上这个钻床不是我设计的,但是我天天看,也知道了一些。就这样我也下去参与组装了。

这时韩继承来了 姜涛的工作也好干了,韩继承还真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19-2-25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宜里农场董建国 于 2019-2-26 19:50 编辑

海宝科技往事 2
我们在组装时发现齿轮和齿条的模数是三的,我们没有这样的齿轮,齿条。这时杨文要我画齿轮图纸,我就画了一个齿轮图纸,上面我只给齿数,模数,压力角,精度和粗糙度,右上角的参数我没有填我就去了道理的松花江拖拉机厂了,在那里我突然发现了我画的油泵图纸,原来这个油泵咋跑这里来了,这个可是庆功林的图纸,我还特意看看,图纸上还有我的名字,由于是晒的蓝图,我的名字还在上面,我此刻真的不明白了,这是谁呀!把庆功林泵业的图纸拿这里来加个呀,你要是有本事自己抄袭一遍也行呀。这个有点太不道德了。把原图都拿来了,我看看就走了,我知道这个泵是燃气轮机的,属于保密项目,一般人是不能这样的。

这时这个厂的技术员来了,他拿着图纸找我说,齿轮和齿条都是我们做对吧,看来你们的齿轮图纸不正规呀!

我说这个图纸是我画的,有问题我明天再来吧。我今天回去把右上角的要求填上就是了。他看看我说,填不填都一样,不用了,我们给你加工好就行了,这时杨文要求人家精磨,此地我也不能表态,我想这个齿轮是开式传动,加工的再精也是没有意义,但是这时我不能说话,他们就这样定了,一个齿轮六百元,齿条也是六百元一根。我一听有点贵,就说这太贵了,这时他们说,你们意思是要精度高的,要是普通的齿轮是三十元一个,你看看行吗?杨文也没有听我的,他自己做主,六百就六百了,给人家支票,说一万可以吗?拖拉机厂的技术员没有说啥,就同意了。我跟他回来了,一路上我也不再说话了。
杨文跟我说,我就是要做精度高的,我说:你这是多余,开式齿轮传动,精度再高也没有用,就这样我们不再说了,他不听我的,我说啥也没有用。

回来后我就上车间了,这时看见小韩在装主轴横梁 ,我就说你们真快啊,齿轮,齿条才加工,你们就装主轴了,这时姜涛说,提前准备着,我在那里呆了一会儿,就到点吃饭了,吃完饭,张姐又和我去了师大市场,路上张姐跟我说,为啥不吱声了,我就把齿轮加工事说了,张姐说,他是老板,爱咋办就咋办,咱们管技术的也管不了他花钱呀!细想想也对。这天下班,我在玻璃钢站下车往北走,由于车多,我特意走过街天桥,我正往回走着,就听有人喊我,我回头一看,认识,是我的同学杨玉兰,她跟我谈了一会儿保险的事,我告诉她说,我媳妇也做过保险,她就不再说保险了,她问我做啥我说做机械设计,我们就互相留了电话就分手了。

谁知过了两天,我正在车间时,他来电话了,要我帮帮忙,说有个邻居的孩子大学毕业没有工作,可不可以到海宝科技来,这时正好杨文在我身边,我就顺便问一下,杨文说可以,我这正需要人,明天早上我看看就这样我们就定好了,第二天一早,我就把他领来了,杨文真的看好他了,就这样留下了,这时我才问他叫啥,他告诉我他叫李东滨,这时杨文说齿轮和齿条都来了,我一听就下车间了,谁知他也跟着去了,一到车间,他就像老工人一样,跟着干了起来,中午吃饭时,刘文伟跟他说,要他好好干,吃完饭后他就跟着我和张姐去了师大市场。我们这回逛街多了一个人,他去了后又买了点吃的,给我和张姐,我们俩说不要,他自己吃了,张姐说他以后要不能装假,在这里就这样,一定要吃饱了,李东滨只是笑,这个孩子一看就憨厚可爱,所以来了以后大家都喜欢他,这些天车间里活比较多,这个李东滨也真行,不用叫主动下去干活,这样受到了杨文两口子表扬,这回杨文也说我给他找了两个不错的人。
齿轮齿条很快就装好了,这天李厂长来看看,杨文告诉他,这个齿轮齿条花了一万元加工的,李厂长看看他,然后摸摸他的头说,我看看你的脑袋是不是让驴踢了,这个齿轮,齿条为啥这么贵呀,杨文说精度高啊!

李厂长说你们的技术说的吗?杨文说不是,我要求的,台湾富彩的图纸就这样的。并且把图纸给了李厂长看看,李厂长看了说,你傻不傻呀!这是开式传动,齿轮的精度七级足够了,这齿条是接触传动,你磨了,和不磨一样,你就是傻。

说完李厂长走了,这时他自己看着这心爱齿轮齿条,有点不服气。

我在一旁没吱声,他看看我也没有说话。

又过了一周,青岛钻终于装完了,这时他开始试车了,他原以为他的精度高齿轮会好,可是一看结构明白了,这齿轮要是咬齿条了咋办呀,把弹簧松了吧,这时的精度和切割机一样了。这时李厂长来看看说他,我说你脑袋让驴踢了,你这回看看吧,这时李厂长说他,你来看看我的机器,这该精度高的,一定要高,不该精度高的就不该高。这回杨文领着我去李厂长的车间看看,他们机器真漂亮,最起码外观就漂亮极了。我这才注意到了他们机器。

我们张罗着安装青岛钻时,这时来了一个人,他就是哈尔理工大学的老师杨洪涛,他来了以后就开始配电气,实际上青岛钻是第一台,电气柜都是台湾富彩设计的,从台湾发了时里面的电气原件都装配完了。

这时候又来了一个人,她和我们吃饭时我才知道的,她就是电气调试的肖珊珊,她说她去天津了,才回来,原来她都来了一周了,这是公出回来了,她是来调试设备的,我不懂电气,所以她们说的啥我也不听,这时就要过年了,这时冯工设计的调高架机做回来了,是陈玉良做的,一看就是高大上,可是拿下去一用不行,上下不灵活,这回可咋办呀,看了这个后我也是不懂,所以我也不会设计,这天小戴找我要我看视频,我看了一个简单调高机,这时我说,就是这样呀,我可以画一个,就这样我一个多小时就画完了,这时杨文看看我画的说,对我就是要这样的,出图吧。这时图纸打了出来,我一看中午了,我就说下午再说吧,这时杨文说,小戴你俩现在就去找陈玉良,今天就做出来,这样我中午饭都没有吃就走了,陈玉良看看图纸说,几个呀,小戴说一个,这个好做,你们先吃饭,说着我们去吃饭了,吃完饭后等到下午三点多,这个调高机终于做好了,可是一试,卡住了。这时我们开始修理,这时他们就下班了,六点多了我们才回来,这时杨文没有走,他在等结果,一看拿了回来,就要我们连夜实验,我和小戴去了车间,说实话,我画图可以,干活就啥也不会了,此刻我最恨的当然是小韩了,心里想要是他在多好。这个装配他在我一定不用动手,但是现在不行了,我和小戴俩都是不咋地的钳工,装了一个多小时才装好,但是实验时还是有问题,上下不动,这时小戴要拆了再装,我一看时间这么晚了,我就提出明天早上等姜涛他们装吧,这时杨文说,这都装完了。再试试,我只好又开始实验了,别说总算过关了。

成功后,我一看都八点多了,我这时坐公交回我了。

我心里真的挺生气,这么晚了,也不说开车送送。

这个是青岛钻,是一个简易的。
快元旦了,青岛钻正在调试的时候,这时抚顺钻要我们快点制造,可是十二月二十六号了才来图纸,我真的不知道杨文咋想的,这图纸才来,要三月初发货,这可能吗?

这时杨文找冯工,说要加快速度,图纸啥时候能画完,这时冯工开始看看台湾的图纸然后说,最快也得半个月,这时杨文不干了,他说小冯天天画数控钻,这还要半个月,不行最多一周,这时冯工说,一周你爱找谁找谁,我还不干了,就这样冯工真的不干了,这时杨文问我要几天,我告诉他,就看富彩了,他传来多少,我就能画多少,就这样杨文给富彩打电话,富彩说图纸都画好了,就这样,我开始从新设计了,左右滑座让我改了,里面的淌水板我也给改了,我第一天就把所有我改的图纸画完了,这里要说的事,就是感谢张姐,图纸都是她整理的,要是没张姐在一边整理,我是不可能一天画完的。

第二天台湾富彩把行走支架和横梁图纸传了来,我只用了一个上午就画完了,我看着完成的图纸心里舒了一口气,总算完成了,抚顺钻就是我在海宝科技设计的第一数控钻,虽然是有很多问题,但是我能用两天的时间画完,这也算是一个奇迹吧。实际上这些都是张淑杰的功劳,要是没有她的配合,我是不可能完成任务的。此刻杨文最高兴,这时小戴最忙了,他开始联系加工厂家,就这样我们在十二月二十八号把图纸给了哈一机,我是二十六号开始画图,二十八号图纸给了厂家,这个速度真的有点太快了,就连张姐都说累死了,此刻杨文在也没有啥说的了,我也真累了,第一天我画到了晚上七点多,这回杨文安排小戴送我们回去的,第二天图纸就有三十张,所以一个上午就画完,中午我们吃完饭,我就回来了。主要是帮助张姐整理图纸。第二天还是轻松的。下午四点多。图纸全部画完了,整理一下,图纸才一百多张,主要是焊接图纸多了一些。我也懒了,没有拆图,所以就少了一些。

这些焊接图不难,都是简单的焊接,所以不拆图也可以看懂,小件还是找陈玉良干的,只有大件才找哈一机,二十八号上午刘文伟亲自去打印图纸,下午小戴就送了过去。

此刻我们就等着加工件到来了。元旦放假了,刘文伟给我们一人一个购物卡,多少钱我就忘了。我回木材时和我妹妹说了,她说可不可以让董佳怡去我们公司,就这样过了年我就真的问问,刘文伟直接说,是你外甥女,你就让她来吧。这样元旦董佳怡来了,她也跟着画图了。

二零零七年元旦刚刚去,我们的工作就很忙,这时小韩和老姜在车间整理青岛钻,实际上青岛钻是有问题的,我们试钻时,床台的噪音很大,龙门就是横梁也不行,这里不是强度问题,主要是刚度不够,震动,声音太大了,主轴在上面引起共鸣了,这回看来钢板薄了真的不行,强度不是问题主要矛盾,这噪音才是主要问题。

此刻我真的有点后悔,要是坚持就好了,可是已经做完了,咋办呀,这个青岛钻真的不好。

这回我们中午吃完饭溜大街的人多了,年轻的李东滨和董佳怡,我和张姐总是在他俩的后面跟着。

这时两个孩子的参与,这就更好了,真的不懂孩子们的心,中午他们总是爱买点点心吃的。

这回我和张姐也有话题了,原来我们聊天都是问家里的事,主要是问孩子,今天张姐问我为啥画的这么快啊。我知道我这图纸画的快是与平时积累有关,更是与张姐的配合有关,这就像打仗,八路军实际上是彭德怀在前面,朱总司令好像没有去其实他才是主力呢!张姐你就是那个朱总司令。说到底这次主要还是你配合的好,也是你领导的好。

张姐笑了,我也笑了,董佳怡和李东滨回头看看我们,又往前走了。

我们难得这么清闲,一月份是哈尔滨最冷的季节,我们在办公室呆着也没事,元旦前我们抢着出图,这时图纸都发下去了,这时应该说是工人最忙的时候,姜涛领着小韩,李东滨在车间里干活呢!

我和张淑杰此刻也不忙了,所以我们也去车间看看去。

到了车间一看,车间的门还是关着,我真的不知道为啥了,咋还关门呀!我们只好从李厂长的车间绕了过去,这时我就看老赵还在那里,这个破圈子都焊了一个月了,咋还没有完了,我真的挺好奇,就问他这个圈子这么干人家给多少钱呀?老赵看看我说:董工你说应该给多少呀。我看看说:给一万吗?老赵笑了,他说一分钱不给,我们自己要干的,这回你看看吧,我们焊接的水平,看看我的焊条,咋样。

我不懂他的意思,更不懂这焊条了,所以我也就没敢表态。

这时他把门打开了,他还在看这个圈子,这时他的助手回来了,说:赵老师,这回咋样,成功了吗?

此时此刻我就更加糊涂了,这是什么东西呀!还成功啥呀,不就是补焊吗?

这时李厂长来了,说赵老师要是成功了,你可以向你的老师汇报了。这个老赵到底是干啥的,他老师是谁啊。

这时我就问赵工,你老师是谁呀,你是做啥的,这时李厂长说他是赵主任,是上海交大毕业的,也是我们这里的毕业的研究生,材料实验室主任,你说他的老师吗,就是林尚扬。我真的不知道咋说了,原来他就是林尚扬学生。
我此刻才知道,他是焊研所重点实验室的主任,是上海交大八五年毕业的,也是哈工大八八年硕士毕业的。是哈焊接研究所的博士毕业的,就是这样一个有成就的博士,自己亲自在车间里焊接这么一个破圈子,我此刻就不能再说什么了。

我知道不管什么人,想做成一件事都是挺难的,科研本来就是最辛苦的。我为这些忘我工作的科学家点赞。

谢谢你们,我为我们祖国有你们这样科技工作者而自豪。

所以我也不在问他焊接的是什么了。我知道这个圈子一定很重要。

一个上午我就这样度过了,实际上此刻我才知道我们的科技工作者有难,看看那个工作环境,看看那个研究条件,再看看赵工,此刻我再也不敢相信赵工才四十多岁,更不能相信他是一个付局级的主任,我知道要是一般他这级别的领导早就有了专车了,有了秘书了,哪能自己干这么粗的活呀,他要是到了政府机构就地级市的付市长了,就是最低也是县级市的市委书记了,看看吧,这么高的级别还自己在焊一个破圈子,我就这样和他聊了一个上午。中午吃完饭,我们又去了师大市场,实际上我们也不买啥,就是习惯了,走顺腿了。

这时我和张姐说这件事时有点激动,真的我的心有点震撼了,但是我更加幸运的却是跟他聊天时学到了很多材料的知识。我和张姐说:赵主任说,焊接中最可怕的就是45号钢了,张姐问我为啥?我说赵主任说45钢是焊接隐形杀手,这种材料刚焊接时没有问题,但是当他时间长了就突然断裂,一点预兆都没有,所以我们大型事故几乎都是这个45号钢造成的。

张姐看看我说,我说嘛,当时我们做的压机,挺好的,可是使用了半年了,一天一个轴正在工作中就突然折了。机器停产了。倒是没有啥事故,这要是有人在一边就坏了。我们就这样边聊边走,此刻我还是再想这个赵主任,这个为了科技事业而忘我工作的好老头。

溜达一圈回来我和张姐,董佳怡,李东滨回来了,我们上楼,而是直接去了车间,当然了,李东滨就去和韩继承一起干活了。我这时看看老姜咋没有了,这时韩继承说跟小戴去哈一机了。

就这样我还是和这个老赵头聊天去了,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关于焊接的知识。我再一次体会到了这些专家的魅力。所以他们才是我们学习榜样。

他们才是我们国家建设真正人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19-2-25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宜里农场董建国 于 2019-2-26 19:52 编辑

海宝科技往事 3


一个上午我就这样度过了,实际上此刻我才知道我们的科技工作者有难,看看那个工作环境,看看那个研究条件,再看看赵工,此刻我再也不敢相信赵工才四十多岁,更不能相信他是一个付局级的主任,我知道要是一般他这级别的领导早就有了专车了,有了秘书了,哪能自己干这么粗的活呀,他要是到了政府机构就地级市的付市长了,就是最低也是县级市的市委书记了,看看吧,这么高的级别还自己在焊一个破圈子,我就这样和他聊了一个上午。中午吃完饭,我们又去了师大市场,实际上我们也不买啥,就是习惯了,走顺腿了。

这时我和张姐说这件事时有点激动,真的我的心有点震撼了,但是我更加幸运的却是跟他聊天时学到了很多材料的知识。我和张姐说:赵主任说,焊接中最可怕的就是45号钢了,张姐问我为啥?我说赵主任说45钢是焊接隐形杀手,这种材料刚焊接时没有问题,但是当他时间长了就突然断裂,一点预兆都没有,所以我们大型事故几乎都是这个45号钢造成的。

张姐看看我说,我说嘛,当时我们做的压机,挺好的,可是使用了半年了,一天一个轴正在工作中就突然折了。机器停产了。倒是没有啥事故,这要是有人在一边就坏了。我们就这样边聊边走,此刻我还是再想这个赵主任,这个为了科技事业而忘我工作的好老头。

溜达一圈回来我和张姐,董佳怡,李东滨回来了,我们上楼,而是直接去了车间,当然了,李东滨就去和韩继承一起干活了。我这时看看老姜咋没有了,这时韩继承说跟小戴去哈一机了。

就这样我还是和这个老赵头聊天去了,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关于焊接的知识。我再一次体会到了这些专家的魅力。所以他们才是我们学习榜样。

他们才是我们国家建设真正人才。

一月二十五号,是我们值得记住日子,这天开始我们的抚顺钻开始会战了。

这天早上杨文说:·大家辛苦了,我们的数控钻开始组装了,我想在春节前装完。

我们都没有吱声,因为谁也不知道几天装完,这时杨文问我们谁能找几个钳工来呀,此刻小戴说我可以找几个人帮忙,我去找陈玉良他们来帮助干几天。

实际上我一看二月十八日就是春节了,这几天能组装完吗?我知道青岛钻都装了两个月了,就是现在还没有运转呢?

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小戴领着拉设备车回来了,此刻车间了已经满了,当时说好了,就是一面租给海宝科技公司的,可是现在车间里都是海宝科技的机器了,这时杨文找李厂长商量一下,李厂长说年前你用吧,这时地上还有那个大圈子,这时李厂长说,这个可别动,先靠墙放着,这是我们领导的实验品。杨文实际早知道,所以就特意让姜涛给推里面了。

首先拉回来的是横梁,就是我们图纸上的龙门,这车也太小了,就拉来了一个件,我一看咋没有攻丝呀,小戴说,哈一机说这个攻丝怕不准,最好是配做,我一看就明白了,就是不想干,孔都钻了,还咋配做呀!这回老姜有事干了,他们缷车以后就上里面去攻丝了。

中午时间他们有拉回来了,这回是左右行走支架,和左右支座,还有一个长的方管,我看看说这个是干啥的呢?

小韩这时说,连你都不知道,噩梦呀!你是咋设计的。这时我拿着图纸说,你看看就是这个,富彩公司安装在这里,就是没有看出它有啥用,我也没敢改呀。这时老姜看看我说你不改就对了,人家富彩公司设计的,一定有用,这回我们都出去吃饭了,下午第三车回来了,小戴说这回大件都回来了,下午我去电影机厂,把所有小件都拉回来,这时杨文说,你看看小陈他们能不能帮忙呀,要是不忙让他们来几个人,就这样吃完饭后小戴去了电影机厂了,下午三点了,他们才回来,还真行,这回小陈还真的来了,还带来了四五个人,这时他们来了就问杨文干啥,现场的杨文看看他说谢谢你们,你们看看问问姜涛吧。这样陈玉良找姜涛,姜涛看着他们就是一直笑,陈玉良说,杨文让我问你做啥,你给他们安排吧。可是姜涛就是不知声,这回可难住了陈玉良了,此刻我过去告诉陈玉良,你们就去攻丝吧。我特意看看老孔在底下攻丝,我一看这个都是十八孔了,咋还还攻二十丝呀,这时老孔说这个太难了,丝锥绞不动,我这时才注意到,原来这个材料有问题,我就问小戴,这时小戴给了我一个电话,我就上楼给哈一机打电话去了,当时我还没有电话呢!

哈一机的刘主任接电话说,我们用的都是高级钢板,都是做坦克的钢板结实呀,我就问啥材质,他告诉我是十六锰的,我说你们为啥不给攻丝呀!他说不对啊,我告诉了。我说我们都攻不动丝,这时他说,你告诉小戴,让他来,我给他丝锥。

就这样我又下楼找小戴去了。小戴这才又去哈一机。这回可以了,原来是材料问题,我也不懂他们为啥用十六锰的材料。

后来我再去哈一机时他们告诉我,这个是做坦克剩下废料。

来了这么多人,陈玉良感觉有点怪,让我们来了,为啥不给我们安排工作呢?

实际上不是不安排,真的是不知道咋安排,就这样一个下午很混乱,谁也不知道干啥,就是姜涛和韩继承在那里按部就班工作者,陈玉良带来的人,攻完丝以后,又不知做啥了,这时陈玉良看看手表说,我们下班走了,实际上有好多事,可是就是缺少一个张罗的,就这样陈玉良他们都走了,可是姜涛和小韩还在忙呀,这时老孔看看我说,我也走了,我此时看看他说,你攻完几个了,他说我就攻了四个丝,其它的都是陈玉良他们干的,此刻我一看我也伸不上手,我就跟姜涛说了声就走了,这时李东滨说我在干一会儿,我也不好阻拦,就这样我和张叔杰,老孔一块走了。

我们走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所以车就相对少了一些,张淑杰看看没有车,就说走吧,我们到前面坐车去,就这我们一起往前走了,这老孔不知为何,也跟着我们走了一路上,他说个不停,说这个干咋行呀!你们咋没领导呀,张淑杰说:我们有领导,姜涛是现场的领导,小戴是副经理,咋没有领导呀,听到这里,这个老孔不说话了。

我们在三大动力路才分手,我们上了六十八路车回家了。

我上班下车间一看,今天好了,下面是韩继承领着两个人干活,老姜领着两个人干活 这回戴逸冰亲自上阵了,老姜和戴逸冰,李东滨一组,这边三个人我就认识韩继承,这时韩继承跟我介绍这是我同学张小东,这个是我邻居王亮,我一看来了这么两个人,昨天陈玉良他们没有来,平房区的老孔也没有来。

他们按部就班的干这,这时韩继承看我来了也不看图纸了,他跟我说:你别走了,在这看着,我们装的快,省的我还到处找零件,我一看他们装的是左右支架座,就告诉他们,上面有滚动丝杠,先装丝杠,这时韩继承说,这个哈一机,光钻孔了就是没攻丝,我看看图纸说这个不是我的事呀,我写的的螺栓孔 你看看图纸吧,小韩说看了也没有用,他们所以螺栓孔都没有攻丝,是谁让配做的。这回小戴说了,我让的,他们说攻丝要加钱,我就说不用你们了,一个螺栓孔要十元,实际上我清楚,他们就是不想干,嫌费事,故意要高价。你就不用他干了。一个上午就这样很快就过去了,他们还是再找螺栓孔这时韩继承找底座封闭,我也帮着找,可是就是没有,这时戴逸冰说这个是,一共八块,我看看咋这么厚呀,这回我拿着图纸一对,知道了,我没画那个视图,在一个视图上表达的,在看看厚度是2呀 ,可是小戴给我一张图纸我一看没有厚度了,原来打印的不清楚,看见了孔是8,还有一个孔是园八,就是这样他们看错了,我一看就告诉小戴,你在去吧,要封板,就在这个时候,哈一机来电话了,说要小戴去拿封板。并说那八块不要了,这回小戴去了哈一机。由于大家干活了 ,杨文也开斋了,要我们在饭店点了几个菜。

中午吃的真挺好,我和张姐也不去逛市场了。

就在抚顺钻组装的关键时刻,台湾富彩把电气系统和液压系统都发了过来,这回我和张姐也忙了,张姐负责液压系统,这时我们看了一遍后,我们开始研究液压原理,这回小戴可忙了,他还是经常去陈玉良的单位我们有点小件还是找陈玉良加个,这样我们一直干到月末,这回行了,抚顺钻立起来了,这回杨文可开心了,我一看这个钻上滑座为啥短了呀!此刻我才查一下台湾富彩的原图,我终于发现了,原来台湾发了两遍滑座图纸,我用的是第一次的图纸,这回我知道了,是我的错误。因为图纸已经经过我的手了,不管谁的问题,就应该我来成担。这是设计原则,我这次一定要总结一下我究竟犯了多少错误。

我此刻才发现,原来那个挺大的方管,二百乘一百的,长四米多方管,是电线管,而且里面就是一根很细电线,这回小戴说,这台湾富彩,咋这样呀。我看看他说,这个不是富彩的问题。应该是我的问题,当时我已经怀疑了。就是没有多想,我是设计者,图纸经过了我的手,错了就不能再找人家富彩了,所以我承认错误,这时杨文说,这个不是你的错,真的是富彩原图就这样。我说就是当时太着急了,我已经怀疑了。要是仔细看看就知道了,小戴说,这个管子我们干别的。我去买一个园管我说不用了,从连接梁下面过去就可以了。就这样,我开始总结这次设计问题。

我知道,他们说的有点道理,可是我感觉,我作为实际出图人,对图纸没有认真校队,这才是这些错误主要原因 ,对我来说这些都是我的错,我们就不能再去找原图的问题了。图纸经谁手,谁就要负责,原图错了,你没有发现,这就是你的错。实际上很简单,你出图你负责,原图错了也是你负责,原图错了你别发呀,既然你发图,你就应该审核,你就要校对。你发的图错了,就是你的责任。这个不能再找原来设计者。所以谁出图,谁负责。

所以我们就应该总结出来,以免下次再犯。

我们安装的真挺快,二月四日机械部分全部安装到位了,这时开始调试了,首先是杨洪涛李颖,和肖珊珊他们调试,这回我和张姐基本没事了,这时杨洪涛调试主轴,我在一旁站着,一看调试主轴,我就把董佳怡和张叔杰拉的远了一点,这回肖珊珊和李颖就往前站,我和张姐说:我们去后面看看泵站去,看看这个台湾的泵站咋样,张姐一听说对,我们去看看,就这样我们几个人都去观察这个泵站了,这时杨洪涛去看着配电箱,肖珊珊开的要钻孔,小韩和老姜都在主意者主轴,这时就看肖珊珊开始调试主轴了。

我们在后面,没有注意,肖珊珊把钻的主轴打开了,开始钻孔,这时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钻头速度太快了,慢点吧,肖珊珊也听话,就把速度降了下来,这时钻床主轴还是原来速度下降,由于转速低了,切削速度也慢了,这回钻头进给还是原来的速度,这样一来就造成了钻削不畅,不一会儿,就听咔嚓一声钻头断了,断了的一块钻头从李颖面前飞了出去,李颖下了一跳,事后说,:这多危险呀,我这要的再往前一点就毁容了。

调试开始了,我们都注意这个数控钻,自从昨天下午钻头折了以后,我们这些人都不敢靠近了,特别是李颖一看就有点害怕了,这天中午台湾富彩的老板付先生来了,我就知道他姓付,别的我还真的不知道,他来以后我们就更有信心了,这个数控钻可能也是歧视我们,付先生来了就一起顺利,我们开始钻孔了,我们就这样调试一天,看来没有什么问题了,这时杨文领着付先生一家去了冰雪大世界了,我们在家继续试车,这真的奇怪了,付先生不来,这个数控钻净毛病,他来了就没事了,这时小戴说没事就喷漆吧,实际上我们装配完已经喷了一遍底漆了,这回要喷面漆。

就这样大家上楼了,这小戴把老张头找了来。他看看后,就开始喷漆了。

速度挺快呀。一个小时不到,老张来找小戴了,他说喷完了。

下午三点多,我们去了,这时付先生也来了,他们不是看冰雪大世界吗?咋来了呀,这时杨文说,是昨天晚上去的,就在那玩了半宿,今天上午睡觉了,下午听说喷漆了,特意晚的来的。

他来时我们还是从李厂长的车间经过,他特意停留在李厂长的车间看看他们产品,进了我们车间看着我们的产品,他一言不发,我知道了,这是一言难尽啊,看看人家产品,简直漂亮极了,再看看海宝科技的数控钻,真的不知说啥了,这数控钻,简直是奇丑无比。

付先生走了,我们的数控钻开始解体了,这时小韩说,你们注意了吗?那个台湾富彩老板看着李厂长的产品眼睛都直了,看着咱们的眼睛立马就绿了,这李厂长的产品的油漆喷的真漂亮。再看看咱们这漆喷的,真难看。

这一下,韩继承可捅了马蜂窝了,他也没看看,原来这喷漆的老张头就在旁边,老张头立即接过话题说:你也不看看老李给多少钱,要不能喷的那么好吗?小韩看看他说,就是给你多少钱,你就是这个水平了,看看人家的产品,老付先生都直眼了。看看咱们的产品,我都不好意思说啥了,也别说呀,这样的钻床真的不错,挺好使的,钻孔真快,省事了,比摇臂钻强多了,这时老张头还想说啥,看看我们后就没有再说啥。他知道李厂长的漆喷的就是好,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他也就不敢再说了。

实际上韩继承说的也对,就是给他多少钱他也就是这样,他喷漆不仅仅是水平问题,主要是他没有精品意识。所以他咋整就是这个样了。

数控钻在二月九日开始发货了 这回小白来了,他就是来打包装的,他是一个木匠,我们焊接所的这些单位的包装基本上都是他负责包装的,这回杨文还是找他来了,他们两口子都来了,我看他媳妇真的比他能干,他们一个下午就打好包装了,这时我下去看看,小韩还在车间。看来他们挺好的,我知道小韩也是木匠出身,他们有共同的语言吧。

时间就是这么快,我们一下子就连续干了半个月,这么大的一台设备,我们用了半个月就完成了,也算是挺快的,我去时车都装完了,苫布都蒙好了,我看他们都在那等,原来是等黑天再走,白天是不让走的。

我看看没有我的事,我就上楼了,这时我真的不知道这个数控钻到了抚顺会是啥样的。我只好在心里祈祷了。我真的期待着这回我们能做的更好。就这样我们到点就下班了。

这个钻床是二月九日晚上发走的,这回杨文不知道是高兴了,还是庆祝过年,他在焊研所侧面路上的回民饭店准备了完餐,说好了是五点吃饭,可是又忙了阵刘文伟才来,所以五点半多了才吃饭,大家张罗了这么多天,看来没有白忙活,老板还这真的记着,我们先喝了一点白酒,实际上就是一瓶白酒大家分了,这回要换酒了,这时杨文突然站了起来说:“大家听我说,小戴这些天忙坏了吧,今天我宣布,小戴今天去就是我们公司副总经理了,请大家欢迎小戴讲话。”此刻就小戴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他赶紧站起来说:“谢谢老板的信任,感谢大家支持,我们大家一起努力,为了海宝科技的明天,我们干一杯,”就这样他带头干了一杯。

这时杨文说:“感谢大家的这么多天努力,今天我们终于完成任务了。我在这里谢谢大家,大家辛苦了。”说完他又干了一杯,就这样我们也不知喝了多少酒。说实话,没有不散的宴席。

我们一直喝都快八点了,我们才走的,我们也真的挺巧,出门过了天桥就看见了六十八路,我们大家一起上车了,这时张姐说:“大家不用给钱了,我都给了。”说实话,我们坐车十次有九次是张姐掏钱。反正我
拿的次数最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19-2-25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宜里农场董建国 于 2019-2-26 19:49 编辑

海宝科技往事 4

春节过后我们就初八就上班了,这个时候也没有啥事,这天小戴领着我没事去焊研所的焊条车间看看,我看这里的焊条都是绿色的,我就拿了一个回来了,小戴跟我说,这里的焊条可贵了,一包就上千,我也没有在意,我心里想你们就没事吹牛吧,啥焊条呀,一包就上千呀,我拿来的焊条我也没有用,我就扔在了我们的切割机旁路了,这天李厂长来看看说这个是是谁拿来的焊条呀,我看看他说:“是我呀,那天和小戴去焊条车间看看,顺便拿了一根。”李厂长说,这个是纯镍焊条,你们要是没用我拿走了,我说:“对不起呀,我也不知道,这个你拿走吧。”就这样我就上楼了,后来我才知道那还焊条真的是上千块一包。

这回没事了,我就经常去车间,这时赵主任也经常来,他来了就是焊接,拿着焊条实验,我没事就问他一些焊接知识,说实话我从他这里真的学习了好多的材料知识和焊接知识。他真的让我开眼了,可是后来就没有再来,我就问李厂长,他告诉我他走了,因为他家是上海的,所以他就回上海,我就没有再问。

三月初,杨文来找我商量做相贯线切割机,我一听不懂,他就找了个一个样本,是北京林曼的,上面有这个机器照片,我看看说,这个呀我看看再说吧,这时他跟我说几天画完,我一听笑了,这个我看了照片要是几天画完,那我就是神仙了,他说这个比数控钻简单多了,一个数控钻,你两天画完了,这个我看一周咋也画完了,我说对啊,数控钻是画图,不是设计,这个是设计,要看看实际的东西再说,就看了一下照片,我也不敢设计呀,我研究研究吧!

就这样杨文走了,这时张淑杰也过来看看这个林慢的数控机床样本,我们开始慢慢研究起来了。
杨文走了以后我和张姐说:”这个经理真的把我们当神仙了,他还以为是数控钻呢?这个切管机械我都没有见过,一周就画完,这还了得。”

张姐说:“他不懂,他就是看你两天画完了数控钻,就觉得这个比数控钻简单,你应该画的更快。”我看看要到点了,就说:“走吧,这个明天我们在一起研究吧,现在回家。”

就这样我去找小韩,我们就一起回家了,这时我就和小韩说了,杨文说做切管机的事,路上小韩说,这个简单,我在工大克林就做了一台,晚上到我家去,我们我们边喝边额聊天。我好好的跟你说说。

一说喝酒大家都来劲了,这时最能张罗的倒是董佳怡,张姐说这个孩子,咋还爱参合这个呢?王亮也说好呀,小韩说上我家里吧,这时董佳怡说:“还是去我四舅家,他家好,没有人管,在那喝酒多爽呀!”张姐在西香坊下车了,我们五个在红旗大街下车了,这时我就和他们说你们走吧,我和小韩有事,这时他们却说:“骗人的,有啥事,我们不信,走我们跟着去。”就这样我也没有办法了,就跟着一起来了,我们走到顺水市场,大家都开始张罗买吃的,不一会就买好了,小韩走到门口了,说没有白酒,这时董佳怡说:“你傻不傻呀!我四舅家啥都没有就是白酒有的事。走上楼吧。”就这样大家上楼了,这时小韩开始忙了,他负责改刀,熟食品都切了放在盘子里,端上来了,这时我把鱼也炖上了,大家开始找白酒,别说董佳怡就是厉害,她很快找了一桶白酒,跟小韩王亮说:“这些你们能喝了吗?”小韩看看说:“咋还成桶来呀!”董佳怡说:“要是成瓶就不是我四舅了。”我说这个便宜。

就这样大家入座开始倒酒了,李东滨不喝白酒,董佳怡也给他到了一杯,我一看就给他换了过了,王亮也最能张罗了,几个孩子就这样开始大吃大喝起来。

我和小韩谈起来了,我问他:“你说说,你们咋做的,我这有北京林克曼的样本,你看看是这样的吗?”小韩看看说:“不是这样的,这个简单,我们做的可复杂了,是一个科研项目。是船厂的,我们是给船上面抠孔的。”我一听就不在问了。这样工大集团的机器人公司我还是知道的,他们做的好多都是国家重点项目,小韩他就是一个工人,就是工程师也未必知道,我就说:“我知道了,你们是给船上用的,这个我们用不上,明天我还是问老姜吧。杨文说了,老姜在四海公司做了一台,还是他调试的。”就这样我也参与了孩子们的喝酒行动。

我们喝了两个小时了,这时我的电话响了,当时我没有手机,但是我家里有座机,我就去接电话了,我妹妹打了电话问我董佳怡呢?我告诉她,在我家吃饭,她就把电话料了。

这样我们一直喝的挺晚,我一看我的一桶酒下去了二斤多了,他们还要到白酒,我就不让了。这时李东滨要走,我就把董佳怡也撵走了,临走还说我,这是啥四舅呀!酒都不让喝够。小韩看看她说,人家都不喝酒,你可倒好,就是爱凑热闹。

他们走了,我们继续喝了点啤酒就在我家住下了,我和小韩住在一起,王亮去了小屋。

第二天我们就上班了,我们来到公司,我打开电脑正在看着呢!这时小戴来了,他跟我说:“这个相贯线切割机老姜负责,他懂,他原来在四海调试过,所以有困难就找他。”说完他就走了,不一会儿,老姜来了,他开始讲这个相贯线切割机了。他说:“我在四海调试了好几台了,这个相贯线机器人可难调试了,他的电机都是伺服的,特别是减速机,是两机减速,都是蜗轮蜗杆减速机,减速比可大了。”我听到这里我就看看他,再看看林克曼的样本。我就没有接茬,让他自己这样发挥吧,他说了一会儿,看我没有吱声,就知道我不爱听他说的了。所以他就走了。

这时小戴和小韩过来了,小韩说:“你咋不吱声呀,他说的对吗?我听着有点悬。”我看看小韩说:“你听着有点悬呀,你们咋听到的呀,”小戴说:“那个屋听你们说话清楚的,这房子不隔音。”这时我看看小戴说:“当上副总了,啥时候请客呀。”小戴看看我说:“这个听你的,张姐你说对吧。”张姐说:“董工你就定日子吧,这戴经理给你权利了。”这时我到为难了,这时小韩说:“这个好办,今天晚上就在回民饭店集合,咋样。”他这么一说:“小戴说可以呀,我们今天晚上就喝呗!”就这样我又开始研究这个林可慢样本了,说句实话我真的一点头绪也没有,这时张姐看大家都走了,就问我为啥不听听姜工讲的呀。我说:“张姐你想想,这个姜工来了就一顿胡吹,他赶上我了,我是最能吹牛的,他比我还强呀,来了就给添彩了,还相贯线机器人了,既然是机器人,谁敢用蜗轮蜗杆减速机呀!那个减速机效率低,是摩擦传动,精度无法保证,摩擦产生热,精度高了,热涨冷缩,能行吗?所以一听他就是在吹,我就服他了,自己总说他是厂长,你们厂长是谁呀。”张姐不加思索的说:“邵奇惠呀,当时他是我们林机厂的厂长。”我说:“他现在干啥呢!”张姐说:”当机械部的部长呗”我说:“他啥都敢说,这厂长要是下来,最次也是个不错的,我在埃穆特公司是,老曲头,就是一个松江厂付总工程师,那就老厉害了,他咋还瞎说。”张姐跟我说:“你在单位是一个啥呀,当多大官。”我看看她笑了,我说:“这个呀,我的管大了,就管我自己,我连班长都没当上。”说完了我也笑了。

中午到了,这些天我们天天在经理室吃饭,这回可能是价格低吧,我们吃饭时,董佳怡第一个走了,这时李东滨也走了,我和张姐一直吃完饭,这时我们回来了,董佳怡和我说:“四舅你咋还吃呀,你没有发现呀,菜都没洗。”我看看她说:“不对,是木耳不干净,他们没摘净。”这时韩继承说:“对滴,是木耳没有摘净,我一下子就吃出来了。”这时张姐问韩继承。她说:“小韩你咋知道的,你咋都知道呀!”韩继承说:“我和董工家原来是开小吃店的,那时我们也有过这样失误。木耳一不好了,就这样,有你,木咋子。”这时张姐不说啥了,董佳怡说:“张姨,我们去市场看看。”就这样我们去了师大市场,在那里我们又一个人买了一个饼,当然是她们花的钱,实际上张姐花钱的时候多一点。

晚上戴逸冰真的在回民饭店安排吃饭了,我们这回把中午饭补了回来,这次由于在外面,我们只喝了,一点点酒就回家了。

我真的有点茫然了,这个相贯线切割机我真的不知道咋设计了,这回杨文也着急了,他跟我商量商量,我说了:“我都没有见过相贯线切割机啥样,你就让我画图,我可不行。”这时杨文说:“你的意思是看看实物就行,我领你去看看吧。”就这样我们终于商量好了。杨文买了去沈阳的车票,他跟我说,明天早上我们走,去鞍山,就这样,第二天我们一起在公司出发,杨文跟我和张淑杰一起去了鞍山。我们这次一起上了火车,杨文买了是卧铺车上的坐票,我还第一次坐这样的坐,就是卧铺改的,没有上铺,一大坐可以坐三个人的那种,我们这个包厢里就是我们三个人,我还真不知道有这样的坐。

我们在这里坐了一会儿,就天南地北扯起来了。杨文最爱打听的就是这数控机床的问题,我说:“经理,你不要以为我设计的数控钻快,其它的就应该快,这个相贯线切割机,我现在一张图纸没有画出来,我这次真的不知道咋画呢?但是我也做了一个测绘方案。”说着我拿出来来一张图纸,递给他,杨文看看说:“对啊,就是这样的,我在四海公司见过,当的真的是老姜调试的,所以我让他和你说说,他说了吗?他是很有经验的。”这时张姐说:“他说了,说主轴传动是伺服驱动,有两级减速,是蜗轮蜗杆的。”杨文听了后说:“这个不对,这个证明,他没有看见主轴里面的结构,但是你们还是要相信他。他真的挺有经验的。”我们就这样谈起来了,这时杨文还是问:“我说了我们这个数控钻两天就设计出来了,可是他们都说我吹,说给我两个月能设计出来都是快的,你当时为啥能两天画完呀,”我这时说:“这个要感谢张姐,她给整理的快,再则也是我提前做了准备,实际上我虽然画图是两天不假,但是我天天研究了半年多,一个人啥也不干,天天琢磨这数控钻,半年了,要出图了,还不快点呀!你们只看到了两天画完,没有看到那半年的准备工作。这个相贯线切割机为啥不能两天画完了,就是没有准备,你要是在做数控钻,我还是能两天画完。”就这样我们到了沈阳,下车后杨文说请我们吃大餐,我们期待着吃啥样的大餐。

我和张姐真的期待着杨文能领着我们吃什么大餐,可是出来车站我们就进了一个小巷,这里看了杨文非常熟悉,我们进了后,老板就出来了,这里我看看也没有多少人吃饭,杨文来这里给我点什么大餐呢?

我们等了好一会,杨文点的大餐真的上来了,原来是一盘排骨炖豆角,还有三碗大米饭,别说呀,还真的点了三瓶啤酒,我一看就是一个菜啊。杨文说:“这个不是大餐吗?你看看这个盘子多大呀。所以我说要请你们吃大餐。”说完自己先喝起酒来了,我们一看,也就这样了,我们就这吃着大餐,也喝起啤酒了,这时服务员说有矿泉水,杨文拿着啤酒说:“这个就是水。”

我们吃完饭了,这时张姐说几点的火车呀,杨文看看表说:“大餐吃完了,我们去车站。”我们回到车站后又等了一会才进站的,上了火车后我们看看表这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我们这时想鞍山到沈阳多远呀,一个小时就到么,我也不问,就是等着火车快点到鞍山。别说呀真的挺快的,四点一过就到了鞍山了,我们下了火车,杨文看看表,说:“打车走,我们不能吃饭了。”就这样我们连晚饭都没有吃就走了。到了一个鞍山钢结构厂,我们下了出租车就进去了,这个厂子真大,杨文真行,找的也真准,一下子就直接去了那个车间,我们这回看见了了那个相贯线切割机了,这时我拿出来我原来在家里画的一个草图,开始对比,一看差远了,也用不上了。我就在这里,现场又手绘制了一个草图,杨文这时说,你们测绘好了就回去吧,我有时先走了,这时张姐看着我,我这时还在绘制草图,就这样我先画完了以后,我才和张姐说:“我们开始测量吧。”我俩慢慢的量着,我负责填尺寸,张姐负责测量,我们还真的挺快的,半个小时就完事了,这时天已经有点黑了,我说:“张姐我们赶紧走吧,我们去火车站。”我们打车去了车站后,张姐负责买票,一看没有坐,那我们也上了火车。
我们真的傻啊,没有坐,在火车,站了一宿。

我们回来以后。我开始设计这个相贯线切割机,这样我还这的挺快的,我的第一稿设计完了,这时我就把图纸打印出来了,杨文说:“这个相贯线切割机由老姜负责,把这些图纸都给老姜看看。”我从内心里是不同意的。但是老板这么说了,我就之行,图纸给他看看,我就这样把所有图纸都给他了,他拿到图纸后就开始研究了,一周过去了,他也不知研究咋样了,这天我去找他问问,他一句话把我们都逗笑了,说实话我没有笑出声,但是董佳怡可笑的声音很大,我赶紧回来了,这时张淑杰说:“他可真行,你画了一周,他一周没有看完,这还是技术总负责,他呀!我咋说他好呢?”这回我们中午吃完饭又出去玩了,这回可有了话题了,两个孩子在学老姜的口气,说的我们一直笑了一个中午,我不管了,反正图纸已经给他了,啥时拿来给我,我就发图。

这次终于有了效果,老姜还真的提出几个问题,主要是说有的结构太费钱了,不要了,特别是左右移动的机构,他说了这个两台电机没有啥用,省点钱吧,就这样我就把左右移动改了,就是一个立柱,这回真的省钱了,我和杨文说,这样不好,啥都手动呀,杨文说我,老姜有经验,你听他的吧,我这时把原来的图纸留着了,和张姐说这个全存着,到时用,张姐说留着干啥呀!

我们改完后就下图了,说实话,这个也挺快的,用了两周时间就送出去了,小戴负责外委,我们还是找哈一机生产的,小戴拉着我和刘文伟去了道外市场,我们一次性把需要的轴承螺栓等都买了回来,杨文负责买大卡盘,别说真的好快呀,四月我们就开始组装了,这个速度虽然与杨文想象的慢了点,但是我知道这是我最快的速度了。

装配实际上挺顺利的,当然这是第一台吗?就是有问题也是可以理解的,老姜和张晓东装配的挺快的小韩去了抚顺了,家里主力就是老姜和张晓东,他俩领着李东滨干活,主轴箱装的有点小问题,老姜看着齿轮说我给的公差不对,我过了让张小东量了量,他看看图纸说都对,可是为啥装不上呢?我这时说这个正好是过度配合,一点都不紧,这时老姜说我,你就让他松点就对了,这么大的轴,要是过盈配合咋装呀,我看看张淑杰,张姐说我们林机厂有压力,一下子就装上了,这时我说,要是我能装上中午你加个菜可以吧,这时老姜从兜里拿出十元钱给了我说:“就这样定了,中午饭我加个菜。”我真的接过菜来,去李厂长那里把油盆推了过来,李厂长看看我说:“你要加热啥呀,我们正使着。”我就把齿轮抬着放里面了,这回老姜一看说:“这个多危险,烫着咋办呀,我们从来不用。”这时李厂长看看他说:“不是不用,而是不会用吧。”这时张晓东说:“机械厂装配都这样,我来装。”就这张晓东还真行,把齿轮平放,把没有加热轴放了进去,真的痛快,一点也不紧了。这回张晓东露脸了,我把钱揣兜了,我这是刚要走,杨文来了,小戴和他汇报一下,这时我看没事就往后躲了一下。张姐和杨文也汇报一下,这时老姜把杨文拽到后面,用手指给杨文看看,原来这个主轴后面有点缺口,一看就是旧管子,这里面就是有好多的绣,这时杨文生气了,要小戴找哈一机,这个不行,非要把管子换掉,这时我在一旁说,不行了,轴和齿轮装完了,换不了。杨文说:“把齿轮拿下来呀。”老姜看看我说这个是过盈配合,拿不下来,这时李厂长还没有走。他看看说:“哈一机没有错,你们就要这么一个轴,人家还给你买一根管子呀!”杨文此刻一听就没有脾气了,这回是李厂长救了小戴,要不这回多尴尬。

中午饭到了,杨文领我们吃饭了,他点完菜后,我又找服务员,给她十元钱,要她加一个,就这样,我们中午吃的不错,杨文也不问这菜是谁加的,他只管吃。

我们吃完饭后,我们又开始逛市场了,这时张姐跟我说,这老姜真坏,你知道吗?空心轴的问题就是他告诉杨文的,我一听这回我的图纸留对了。

我回来的路上跟张姐说:“你没看吗,李厂长的机器安装非常认真,压力了,加热炉了,全有。”

相贯线切割机装配完了,这时候出去调试的小韩和肖珊珊也回来了,这个小韩是个挑担鬼,他一看这个相贯线切割机就说这个也太磕碜了,他真的能挑事,这样一来都把矛头对准了我,好像是我的问题似得,这时老姜也说这个不好看,我这时也不管他,让你们议论吧,这时杨文也说,我一看是时候了,让张姐把我给她的图纸给了杨文,杨文说我不要图纸,张姐说你看看就知道了,杨文看了说:“这个相贯线切割机使用不是没有问题吗?这样也好,第一台,省钱了。”就这样相贯线切割的事就过去了。

这时我们都在询问抚顺钻的问题,在调试时人家说啥了,台湾富彩的人说啥了,我们听肖珊珊和小韩讲了一下。这时杨文说我们的相贯线切割发货,地点吗?就是绍兴,这时白木匠又来了,他给做了一个爬犁底,我们就发货了。四月中旬老姜和李颖去了绍兴调试去了。

我把图纸给了杨文后就这样结束了争论,实际上杨文也不同意我的设计方案,他也是嫌我设计的太贵了,我原来的设计是上升下降,左右移动枪头旋转,都是自动的,特别是管子调整也是自动的,后来老姜说,人家都是手动的不用自动的也行,我没有同意,所以就这样做了,这个一算账也没有几个钱,我们用的是普通电机,就是二百多月一个,这样一来显的我们先进了。

我们这回没事了,五一刚过,我们就又开始忙了,杨文说,要我们一起南京去,台湾富彩的一个大型数控钻在南京安装,我们这回去测绘一下。

我们真的去南京了,这次我们一共去了四个人,杨文,张淑杰,韩继承和我,我们在公司早上集合的,戴逸冰开车送我们去了飞机场,到了机场后我们下车了,这个小戴也不争气,开车也不看看,后面一个轿车停着,这个小戴楞没有看见,他看也没看就倒车要走,咣当一声撞上了。杨文那个气呀!

看着小戴此刻真的不知咋样了,我们就这样跟他一起走了,他一路上也不说话了,就是在生气了,一直到了上飞机才说:“这个小戴眼睛干啥的,我看着就生气。”我们也没有说啥,就是张姐说:“他也没想到后面跟着一个,这也是没想到的事,我看不重,没咋滴。”杨文说:“要是碰到不讲理的,五百不够。”我们这回谁也不吱声了,飞机起飞了,这个飞机还这都在青岛机场降了,我们在青岛呆了半个小时才有一次起飞了。

来的南京我们打车去了江边。我们要去中圣公司,台湾富彩的数控钻在那里呢!

我们顺利到达了中盛公司,这个公司一看就是一家大公司,我们先找到了招待所住下了,放下东西后就五点了,这时杨文把我们安排好后就去找台湾富彩的小戴,他也巧了,也姓戴,要是戴逸冰来了还能叙叙旧。不一会杨文回来了,我们跟着他一起去街里吃饭了,我们找了个中等的饭店,这时杨文问我们喝白酒吗?这时我们也不好意思说。这时台湾富彩的小戴说:“来点白酒吧,光喝啤酒没有意思。”他这么一说,杨文一下就拿了两瓶白酒,这样我们第一次和台湾人喝酒,别说这个台湾富彩的人,普通话还真不错,他和我们聊天,一点也不知道他是台湾人,这时我没事就问他几个孩子,他说两个,张姐说:“你们也不让多要吗?”他说:“我们不管,可是生多了咋养呀!这两个我都累死了。”在我眼里台湾一定比我们强,可是他说:“台湾生活更难,竞争激烈,工作难找,我们也是一样的。”

就这样我们聊了一会,白酒很快就没有了,这时杨文去要啤酒,一问哈啤十元一瓶,他拿了十瓶回来了。他说:“你们看看呀,这个啤酒还十元一瓶”。

我们一看这也太贵了呀,都说换一个,服务员说:“有五元一瓶的。”杨文此刻说:“不用了,哈尔滨人和哈啤正对路。”就这样我们一会儿就喝好了。

到了中圣公司后,我也没有看见数控钻,原来还没有安装,这时满地都是数控钻的部件,杨文特别嘱咐我要好好学习,这个是目前最先进的了,这时就看几个人来了,他们来看看数控钻床的,这些人我当然不认识了,可是杨文眼睛尖,他认出来了,这些是山东法因数控机床厂的,杨文把人家撵走了。

我和张姐看着人家走了,才开始打开了左右支架的罩子,这时我最关心的是传动结构,我在仔细看着他们的传动原理,这个才是我最想了解的。

这时杨文又来嘱咐一番,我和张姐说了,我们一定认真测量,这时我才想起来了,我还带了一个手机,是李东滨的手机,N95这个手机像素很好,我虽然不会照相,但是此刻我也要装一装,我就把这些结构照了下来,张姐看着我照相,她也帮忙,我就把手机给她了。说实话我真的不行。

就这样我们先照了好多照片,一直照的手机没有电了。

我们就这样开始认真的测量,张姐比我负责,有她我感到了温暖,她把一切工作都做在了前面,由于她很认真的测绘着,我也就能画画图,说实话我每次测量前先画图,然后张姐测量尺寸,她在把测量尺寸都填上,这样我们一直测量了四天,这天杨文说老姜和李颖来了,她要和我们一起回哈尔滨市,老姜留下和小韩在这里和小戴一起装配数控钻,这样我们就在下午走了,我们打车去了江南,这时我还特意看看南京长江大桥,看看那个三面红旗。过了桥我们去取机票,这时张姐看看还早,就提出来要去看看夫子庙,我也不知道这是干啥的,我们去了才知道原来是贡院,就是考试的地方,我们在这里走了一圈后,我就提前出去了。张姐和李颖出来后我们就走了,我看见有卖东西的,就随便买了点,这样我们坐车去了机场。

我们回来时都半夜了。

回来后,张姐非常积极,她要设计这个数控钻床,我当然开心了,她要设计我当然支持了,张姐这回真的很努力,天天在电脑上画图,就这样她设计了半个多月了,说实话我看了她这回还真行,就帮她设计,这回她真的还行,终于设计出来。

就在这时,杨文领着小韩和老姜回来了,他听说张姐设计出来了,当然高兴了,这时杨文不知为啥突然把戴逸冰给开了,我们也不知道为啥,这回来了一个新的司机兼外协,他是哈一机,他的到来我的工作又忙了,这时有人要小数控钻,就是一米乘两米的,这个小钻看着挺小的,可是确实是新产品,这回杨文把老邢找来了,看来他要设计这个小型的数控钻了。

杨文找的司机兼外协是哈一机的老陈,他对外协比较熟悉,在哈一机工作多年了,所以他提出让杨文去哈一机,这样可以顺便加工,人家还不要钱,水电费,场地费都不要,就是收加个费,看着这么好的条件,一定很有诱惑,可是杨文忘了,这便宜就是当,为啥便宜?就是在钓鱼?这回杨文真的上当了,七月杨文说我们搬家,就这样我们开始搬家了,这回杨文把车间退了,李厂长他们高兴了,这次我也在车间帮助看着,没事的时候我就打听老赵的事,李厂长告诉我老赵现在是上海焊接所的所长了,我还纳闷,哈尔滨焊接所的一个主任,去了上海就是上海焊接研究所的所长,这咋可能呀?李厂长说我:“你不懂,哈尔滨焊接所是国家的,与哈尔滨没什么关系。这个单位的领导比哈尔滨市的市长还大,是付部级的,我都是处级。林尚扬是中国焊接协会的秘书长,他是院士。”这个我知道,原来我在艾美特时,我们老板就总说,这回我们离开了,不能天天在这里了,这还真的有点舍不得,我和李厂长说:“赵主任给我讲了好多关于焊接的技术,他真的挺好,知识渊博。”李厂长看看我说:“这里都是焊接专家,看看她,她都是材料博士。”原来我还以为她是天天和我们在一起女工,这回知道了,也是博士,我们搬家就这样走了,我们去了哈一机,这时我想起了,我的同学刘志刚,他跟我说,要是在哈一机有事找他,这回杨文搬家过来了,我没事找他玩玩,我一打听,刘志刚成了副总工程师了,不经常在厂里,现在他在北京了,是坦克研究所的研究员了,他们给我一个刘志刚的电话,我挺好奇,就这样给他打电话了,他一听是我,就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哈一机四海公司,他说我现在就在哈一机的总装车间,明天想回北京,今天晚上我们在哈一机招待所见,就这样晚上我们见面了,他说在这吃饭吧,出去不方便,我们俩在哈一机招待的开始喝酒了,我没事打听一下他设计的坦克,他笑了,他说:“坦克就是坦克,没有啥,你也不懂。知道多了反而不好。”我一听明白了,这是保密,这时他告诉我,中国的坦克还是比美国的差点,我们正在努力,争取超越他们。我好像是在听故事。

我们就这样喝的大醉,我就住在了招待所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19-2-25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宜里农场董建国 于 2019-2-26 19:48 编辑


海宝科技往事 5
我们搬家结束了,机械装配去哈一机,技术还这在焊研所,我们还在焊接中心办公,这时杨文真的让刑工设计小钻床了。
这个刑工当时已经七十岁了,我们在办公室聊了一会儿,他开始说是搞热工的,我说:“是水暖设计吗?”刑工这时笑了,他说:“是军工厂的,设计火箭发动机机的,火箭发动机专业才是热工专业,就是我们常说的导弹。”这时我才知道,开始我就以为他是水暖工程师,这样我们谈的还算可以,这时杨文要他设计一台两米乘一米的小型数控钻,原来这个是给俄罗斯的,我这时出了一下切割机的图纸,实际上切割机图纸都不是我画的,这个图纸是曹工设计的,我就是出图而已,我把图纸校队了一下,就给了陈工了,这回海宝真的忙了起来。
这天杨文又要我设计相贯线切割机,我当天下午就把图纸给他了,这时他看看我说:“这次咋这么快呀!”我告诉他我设计过一遍了,所以这次就是抄图,当然就快了。实际上我这图纸也整理了半天,就是没用设计而已,我本来画图就快。几十张图纸,一会儿就完了。
就这样我把图纸发了下去。

刑工真的开始设计了,这时杨文要我设计一个机械调高器,我就按照姜工说的画了一个,这时陈工跟陈玉良说了,他把图纸给了陈玉良后,我们就等着吧,两天后陈玉良说做了,要我看看去,我没有去,陈工拿了回来,我一看就知道不行,这时杨文也没有说啥,就安排刑工从新设计,刑工真的设计一个,我一看图纸就知道他比我强多了,他这是调高机,比我设计的好多了,这时我才真的领略了他的水平,我知道了,他比我强多了,这次从我这里面,我就认可了,他可以说是我的老师了,要是他年轻一点多好啊。
我们的图纸设计的很快,我的相贯线切割机图纸出了以后,哈一机很快做完了,这时开始组装了,这回老姜又开始说我齿轮的公差给的太小了,因为这次齿轮虽然还是那个公差,可是确实有点紧了点,这时张晓东不再过问了,姜工说我以后设计时,不要搞过度配合公差,直接就是间隙,这样好装,我看看他没有说话,我知道这样做机器是用不几天的,所以我就没有理他。

切割机做的真不错,我看了挺大气,实际上这回才是我喜欢的相贯线切割机,这时我也开心了,调试开始了,老姜说这个就是噪音大了一点点。
但是我看着这个我心里就是舒服,看着这个都是自动化的,虽然不是联动的,最起码的都是电动的,上料是用升降机的,这回切割枪平移,上升,包括旋转都是自动的,不再有手动了,比第一台强多了,第一台多亏是上料是自动的,人家看了还有点优势,要是上料是手动的,绍兴就不要了,这次调试是肖珊珊和老姜,他们在家里先调试了一翻,认为没有大问题了才发货的,这个可是发往北京鸟巢的,在那里都是进口的相贯线切割机,就是我们这个是国产的,这要是不能用可就丢人了。
实际上我们装配时有点问题,还是齿轮和孔心轴紧,老姜测量尺寸后和图纸对了一遍,后来我听李东滨和我讲的,他说我设计的太紧了不好装,这多齿轮,也都用砂纸沙了一遍,都给沙到了间隙配合,我这回也没管。
实际上声音大与这个有直接关系,他们这样能干出好的产品吗?
这回我看了我设计的产品我还真的满意了,这个相贯线切割机,还真的是我设计的,这个是我看了鞍山的机器自己想的,从机构上可以说我真的很满意,特别是外观,大气漂亮,实用。

切割机做的真不错,我看了挺大气,实际上这回才是我喜欢的相贯线切割机,这时我也开心了,调试开始了,老姜说这个就是噪音大了一点点。
但是我看着这个我心里就是舒服,看着这个都是自动化的,虽然不是联动的,最起码的都是电动的,上料是用升降机的,这回切割枪平移,上升,包括旋转都是自动的,不再有手动了,比第一台强多了,第一台多亏是上料是自动的,人家看了还有点优势,要是上料是手动的,绍兴就不要了,这次调试是肖珊珊和老姜,他们在家里先调试了一翻,认为没有大问题了才发货的,这个可是发往北京鸟巢的,在那里都是进口的相贯线切割机,就是我们这个是国产的,这要是不能用可就丢人了。
实际上我们装配时有点问题,还是齿轮和孔心轴紧,老姜测量尺寸后和图纸对了一遍,后来我听李东滨和我讲的,他说我设计的太紧了不好装,这多齿轮,也都用砂纸沙了一遍,都给沙到了间隙配合,我这回也没管。
实际上声音大与这个有直接关系,他们这样能干出好的产品吗?
这回我看了我设计的产品我还真的满意了,这个相贯线切割机,还真的是我设计的,这个是我看了鞍山的机器自己想的,从机构上可以说我真的很满意,特别是外观,大气漂亮,实用。

我们这回高兴了,北京传来了消息,我们的相贯线切割机非常成功,他们好多人都来看着我们的相贯线切割机,特别是好多人对我们的管子自动升降系统感兴趣,因为在鸟巢就是我们一家的相贯线切割机的上料是自动升降的,所以只要是大管子都要用我们的相贯线切割机,这样一来就提高了我们的产品的知名度此刻杨文也乐的闭不上嘴了,我们这回可出名了,都说我们是第一个用自动上料的,这样杨文也第一次表扬了我,并且给我长了五百元的工资。
我们这回又开始整理图纸,因为北京的相贯线切割机也有点小问题,肖珊珊回来说,枪头转的快了一些,要是减速比再大一点就好了,我给加了一级减速,现在是一千八了,原来是一百八,就是现在是超慢,一分钟转一圈,看着枪头工作,好调试,我们一般就是一批管子调一次,慢了点好,这个我没有全按照她说的改,我就把减速机传动比改到了五百,这回杨文说,五百就挺慢,实际上我们的枪头转动一共才九十度,慢慢的好调节,快了找不到位置,这回我们就这样定了。

小钻开始设计了,一开始就是一个不愉快的问题,先是陈工,就是哈一机来的陈工,他是负责外协的,这次是他先提出的,当时刑工画图时,他没事就过了看看,大概是了解一下吧,这样以后也是为了加工生产,他询问刑工这个小钻用什么材料,啥规格等等,这时刑工告诉他材料都是方管,特别说:“这方管尺寸是,七十五乘以一百二十五的。”他这么一说,老陈不干了,要他改一下,这个规格国内没有咋办啊,这个刑工天生就是犟,说啥也不改,他还振振有词的说:“我不能改,我要尊重原创,这个可是台湾富彩的原创。”这回老陈去找经理了,杨文来了告诉刑工,改了一下吧,刑工说:“我可不改了,我都画完了,你看看我这可是用铅笔画的,改了行吗?”这时我和杨文说:“你就别让他费事了,用电脑设计时在改也行,就这样定了吧。”我这么一说杨文还是听我的,就不在过问了,我们就这样等着老邢画完,这时张姐说她给老邢当助手,她画一遍。就这样小钻又开始整理了,这回还是张姐整理的。刑工设计的小钻图纸画完了,这时张淑杰开始画图了,张姐画了一段时间就画完了,这时杨文让她出图,张姐就用优盘装好了,给了刘文伟,刘文伟找我要去出图,我和她说:“让董佳怡和李东滨去吧,他们年轻人比我强多了。”就这样她领着他们俩去了,这时家里张姐也要要打图,我和刑工被陈工找了去哈一机了,下午我没有回去,陈工把刑工拉了回去,我就留在了哈一机了,我要看看老姜他们。
第二天早上我就去了公司,这时老邢正在和张姐说:“这图纸都是我画的,为啥没有我的名字,设计写的是你的名字呀。”他这么一说,我这才明白,原来我们制作的图框和标题栏都是先写好了设计者的名字,这个我是知道的,我就跟刑工解释了一番,这时刑工就是觉得张淑杰是故意的,就是想占有他的劳动果实,此刻张淑杰说啥刑工就是不听了。刑工这么一闹,我们知道了,这时我问张姐其它图纸都打了吗?张姐这时也想了起来,赶紧打开电脑,这时张姐的任务就是修改图纸上的设计一栏的名字,张主动找刑工问他,是删了还是直接写上,刑工这时说:“你咋写都行,我就一个旁观者。”这时我们想笑,又不敢笑,我跟张淑杰说:“你就把设计打上刑林祥。”张姐一听也只好如此了。
这批图纸出来了,刑工看着所有的设计都是他的名字也就没有说啥,这时杨文来了,他跟张姐说:“你不要生气,看看他就跟小孩一样,这个图纸打谁的名字有啥问题。”
此刻我们也都没事了,中午饭后我们几个又开始了逛街。

小钻的事终于结束了,我们就这样把图纸都给了陈工,这时陈工把这些图纸给了哈一机的四海公司,说实话四海公司还是挺好的,他们先做了一个预算,我们再商谈加工,我们认为合理才可以,就这样我们在这里又开始了制造新的产品了这回杨文一次就要求制造两台小钻,这时我看主轴座还是焊接的,我就提出来要做铸铁了,这时刑工第一个支持,他主动找杨文说,就这样我让董佳怡联系朴老六,她联系后,朴老六来了,看看图纸说好做,就这样,我们一次就做了六个小钻的主轴座,四个大钻床的主轴座。

小钻总算焊接完了,我们这时一看这个小钻还算说的过去,这时刑工提出来,要求哈一机给退火处理,这回我真的佩服刑工了,他提的问题很好,我们都认为正确,所以我们也支持,就这样陈工联系了哈一机的热处理车间,他们问有多少台,我们说两台,他们说你们等着吧,月末一起热处理,就这样我们一直等到七月底,这时我好奇,想看看这个热处理炉子到底有多大,这天我就真的去了,我们再那里等着,这时就看炉子大门开了,开始往里面送机械设备,我这回真的开眼了,原来比我们的木材干燥洞还大,这回我知道了,原来这里可以放进去好多机械设备,我们的小钻最后放了进去,他们说我们的是管子做的,要是太热了不好,这回我真的是一点也不懂,我只能看看,这样我们的产品就这样退火了。

在哈一机的小钻装配的真的挺顺利,这天要装配横梁,就是我们说的龙门,虽然不重但是也要用吊车,开始吊车还挺配合的,后来就不行了,这回是吊车司机要红包,她这个一来,我们的工作就遇到了困难,就这样我们真的挺不愉快的,这回小韩要和杨文商量这些事情,这时我也经常去哈一机上班了,最奇怪的是李东滨,不知为啥他总是主动的去哈一机帮他们装配机械,这个小钻原来的是液压卡具,这回我们给改造了,我们改成手动的,上面装上了梯形槽,这么一改,我们本来是先进的,这回变成了原始的钻床了,就是这个,还要发到俄罗斯,这回可真的不理解了。

这个退了火的小钻上了龙门铣床,把整个平面给加个一遍,这里的加个水平真好,总体来说我们真的感觉挺好,最起码的是外观漂亮,活干的好,我们在河北定制的梯型槽也到了,他们上面加工了一排孔,就是在梯形槽中间的下面,这时哈一机的刘主任来看看说我,这样不好,要加工两排孔,我说:“那样不是露在外面了吗?”他领着我看看他们的机床的床台,我一看真的,他说:“你们这样做不好,梯形槽的稳定性不好,要是切削力大了就不行了。”这时一旁的老邢拉了我一下,我就没有再说啥,那个刘主任走了后,老邢跟我说:“他说的就是放屁,我们就是钻床,我们的切削力非常小,就是一排螺栓就行,这钻床,就是六个的螺栓也没事,你不要听他的,你没看看他们是龙门铣床,这个和我们不一样。”这回我知道了,我开始还真的以为我设计的有问题,经刑工这么一点拨,我似乎蒙对了。

我们这回开始整体装配了,这时老六设计的小钻主轴座也到了,张姐把图纸给我看看,我说没事,我告诉张姐再给老邢看看。老邢看看后说:“这个还行。”实际上他就是看看设计是谁签名,我和张姐看看他,真的挺逗的,这个设计签名就这么重要吗?

老陈把图纸拿着了,第二天来找我,他问我这些孔加工吗?我问他咋了,他说要是只加工外形便宜,要是加工这些孔可就贵了,我看让他们干算了,哈一机说了一个孔十元,我看了,有四十四个孔,你看看是不是要老姜干,这时我把图纸给了刑工,我知道这个陈工就是来搅局的,这个花钱多少要找经理,问我干嘛呢?我又不领导,再则我也不是设计者,设计主管是张姐,你问我干啥呢?
这时刑工看看说:“不行要哈一机干,他们干的好,他们有床子,我们没有,这个手电钻跟

本就不能干。”就这样老陈走了。
下午老姜来了,他找我说龙门图纸不对,我和刑工去了,我们看看哪里不对了,到了哈一机后我们一看不是图纸不对,是侧面的孔他们哈一机没有给钻,我这时找老陈,他说是他不让钻的,这个也上不了钻床,侧面钻孔费事,
这回老邢不干了,他来劲了,说了老陈一番,老陈要他出钱,就这样僵持了一会,还是张姐说的,这个我们还是问杨文吧。

在哈一机干的也算可以,装配完了小钻就冬天了,实际上我也不经常去,我们技术组就是李东滨爱去,刑工对张姐总是有点小意见,说实话不是技术问,主要是那次图纸签名问题,这个老刑就是这样,总爱把他在国营企业的劲用到这里,他和张姐叫起劲了。
实际上张姐真的处处照顾他,他家在太平区住,离公司很远,实际上他都七十多了,坐车是不用买票的,但是他就是不坐公交车,非要走着来公司,他家离公司有二十多里路,他是每天早上五点从家走,我和张姐有点好奇,就问他为啥,他跟我们讲他老婆有精神病了,我就更好奇了,他说他老婆原来是中学的老师,文革时被批斗了,就这样一时想不开,就憋屈出来了精神病了,这样一来我们就更对他照顾了,我还记得一次下大雨,他走着来的,他还没有带雨伞,他来的公司,浑身都淋湿了,我们大家把衣服脱了给他换上,张淑杰还给他的湿衣服洗了晾上,就是这样,我们对他真的不错,不知道为啥,他就是对我们有意见。
这时张姐多次提出不干了,杨文多次挽留。就在这时,李东滨不知为何,他先是哭了一场,杨文找我,要我找他了解一下,要是有困难说说,可是我就是没有问出啥事来。
就这样他先辞职不干了。

小钻设计完了以后,我们要做等离子切割机的调高机,这个设计为弧压调高机,实际上已经做了一个了,大家看了,都在切割机上使用了,效果很好,这个是刑工设计的,这回杨文也非常高兴,就这样让我们整理图纸,这个工作就给了李东滨了,李东滨照着刑工图纸慢慢的画图,当时有一个圈,上面有三个螺纹孔,刑工给来了一个半剖视图,实际上是符合图纸规范的,当时李东滨没有看懂,实际上,这个视图是有点别扭,但是没有错,张姐就拿着视图问刑工,这刑工就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实际上张姐没别的意思,就是问问还有啥?可是此刻的刑工把签字事牵扯出来了。
这时刑工觉得他受到了委屈,就开始吵了起来,这样一来,杨文来了,问我们咋回事,我们图纸给了杨文,并且说这样的图纸容易引起误解,就是工程师都要仔细看了再说,这样杨文就说我,你看看吧,我说改一下就行了,叫李东滨好好画一遍,这时刑工也没有说啥,可是下午他拿着图纸去了老姜他们的办公室,又开始了,他这一来张姐说他这样有啥用呀!你厉害行了。他此刻就这样,专门对着张姐干。
所以我也觉得他有点过分了。这回就不是技术问题了,这样做不利于团结了,我们从此就不再理他了。

此刻公司乱了,李东滨不干了,这回张叔杰也辞职了,这样一折腾我们技术部就剩下我们三个了,这时陈工又整出来一点事,一个厂家给我们知道的枪架有点太磕碜了,这时老陈找我,要我鉴定一下,看看这个枪架能不能用。
我看看这个枪架真的可以使用,但是有点太寒碜了,他们做的有点蠢,用钢板弯的,说实话,一看就是不懂的单位,这个枪架都是用六方管直接做的,不但漂亮,而且省料,也省钱。可是陈工找到的这一家,这么一做真的有点说不过去,所以我只能说,这个可以用,但是太寒碜了,这时杨文就是不给人家钱,老陈真的是有苦说不出。
就这样老陈也不能干了,这回可热闹了,公司一下子就三个人辞职了。
就这样进入冬天了,这时该过年了。

春节以后,这时杨文的连桥来了,他姓徐,杨文老婆刘文伟的的姐夫,这个人是哈尔滨锅炉厂的电焊工,他是一个高级电焊工,他来了和杨文说,这么多项目,自己出来干多好,就这样杨文从此走向了灭亡。

这时杨文带着老姜去了平房区,在韩家屯租了一个厂房。

实际上租房子的事,就是老姜比较清楚,我是他们去了一周以后才知道的,说实话我真的不知他们租房子,要是知道了,我就告诉他租我的呀!
这时已经是春天了,我第一次来这里是看杨文的连桥焊接的六米乘三米钻的下横梁,这个横梁长九米多,高度一米,宽度有六百多,这里有十五道横筋板,他是支撑龙门的主要部件,这个大件焊完了,杨文找我是验收一下,我也就跟着刘文伟来了,我一看这还验收啥呀!这个活干的太差劲了,我直接跟刘文伟说了,这个不行,就看刘文伟看看我再看看这个部件,我一下就明白了,这时小韩找我,我过去问他有啥事,他告诉我这个是徐工焊的,就是刘文伟的姐夫,此刻我终于明白了,为啥要我来看看,就是告诉徐工,这个焊接的不行,以后不用你来了。
这时我也感觉到了,杨文真的来真的了。



看看杨文就知道了一个道理,就是一个企业做到一定时候就容易迷失自己,他就开始走向了另一个方向。海宝科技就是一个很好例子。这时杨文有钱了。

此时杨文想的挺好的,手里有几个大型数控钻床的订单,还有几台数控切割机的订单,这时还给俄罗斯做了一个小钻,和一台切割机,这时的杨文真的可以说是如日中天了,到了平房区后就开始招兵买马了,这时一看他连桥焊接的不行,这才让小韩找了徐春阳,和孟金龙,这样一来这时的海宝科技人员多了,钳工有韩继承,张晓东,王亮,老孔,小冯,保管员是杨姐,油漆工是老张,电焊工是徐春阳,孟金龙。
技术没有变,就是我,和我的外甥女董佳怡。实际上开始我还没有去,当时一开始去时,厂长老姜领着大家住在旅店里,就这样过了一周了才让我去看看。
大家都生产了技术才搬家的。

大家搬到了平房区韩家店以后,就开始制造大型的数控钻了,先开始制造的是六米×三米的,实际上这些数控钻都不是我画的,这个数控钻是董佳怡画的,四米乘四米的是李东滨画的,李东滨没有画完就走了,剩下的床台还是董佳怡画完的。
那时杨文一心一意的想做锅筒钻,老刑从2007年的十月开始画了,杨文让我也画一套,我们两个分别设计,倒是后看看谁的好用,就这样我也开始设计锅筒钻,杨文说了,要是成功了,山海关船厂用,我一看这个钻就知道要是真的能做可是一个大项目,所以我也就开始设计了,我和刑工一起开始设计的,他设计时我还让他看看我们的切割机的行走部分,这个老头真犟,他看了说:“这个行走部件太复杂了,我就不用齿轮也能走的准确无误。”就这样他坚持他的意见,我也就没啥说了,这时李东滨张姐相继辞职了,技术上就是我和董佳怡,还有老邢了,我也不能和他讲的太多,实际上我知道他比我强多了,就是不接受新技术,在他眼里,什么数控机床,他就是不信,实际上杨文也想找个好一点工程师,当时我还把我的同学郑贵宾找了来,我和杨文说了,这个小郑比我强多了,他设计过飞机,而且是自己做了出来,并且真的飞上天。
小郑来了以后和杨文一谈就说了,不会数控,杨文说我们是做数控机床的,你不会不行,就这样小郑在这吃完饭就走了。实际上我知道技术上我不如郑贵宾,这个小郑是机械天才,他的机械设计水平比我强多,可是他自己太谦虚了。
这样他就没在这干,说实话他确实比我强多了。

我们都去了平房,这天我也住在了那里,那时我们还是租房子,吃饭店呢!这时我们有个司机老苏,他很能讲,有他在我们谁也不行,他真的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他每次都给我们上课,特别是喝酒以后,他就更加能说了,他不停的指导姜涛,我实际上也挺能说的,但是遇到了他我就只能甘拜下风了。
我此刻就是管我的技术,实际上生产归姜涛管,这个老苏这么一说,姜涛真的不知咋办了,就这样,我们的生产就出现了无人管理了,这里的人太复杂了,这时就有人给杨文打电话了,杨文来看了后,就有点不高兴,实际上姜涛真的挺能干的,他技术也不错,可是他就是不该当这个厂长,他原来总说自己当了多少年的厂长,这回让他当了,他却不管了。李东滨辞职了,杨文说让我去看看他,我们周天真的去了,他妈妈说,他去了上海了。

这时杨文和我说要去找找他,刘文伟也说了,李东滨不错,就这样我和小韩真的找了一个机会去了一趟他家,结果也是白去,这回小韩说了。李东滨真的走了,这回刘文伟才相信,这个技术就这样,我还是说了算,就是加了个头衔,杨文说了,我此刻成了总工程师了,设计的事由我说了算了,这时我再次和刑工讲了,他设计的锅筒钻不行,他此刻看看我的说了,你的要不咋滴,就是多花点钱,就这样他坚持自己的设计,这时我跟董佳怡说了,要她花一个立体的,这样杨文可以看懂,年末时候,董佳怡画完了,我就把杨文找了来,杨文看了后说刑工设计的思路不对,刑工就是不改,这回杨文极了,说他设计的是马车,就这样刑工就辞职了。
这时后就过春节了。

此刻我还真的挺想张姐的,我还记得夏天她要我们去她那里,我们一起去了很多人,在她家跟前的市场吃的烧烤,那天我们真的没少喝酒,这时她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故事的大概就是这样。”后来跟我们讲了,杨文租了这个地方,也不知是福还是祸。实际上德行天下,一个有德行的人才能成就自己。当时我就真的不懂张姐为啥讲了这个故事,但是我知道张姐真的是一个难得的人。
我从心里佩服她的人品,就是她的人太善良了,所以我们才能成为朋友。可以说至今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她永远是我的姐姐。

这天晚上,我也住在了小旅店,我们住在了大屋,肖珊珊住在了黑屋了,这回我才知道了,原来海宝科技公司这么多人呀!我们在一起住的就有十几个了,此刻我们还算可以,人多了,活也多了,可是我们干的也不咋滴,老徐把支架焊的扭曲了。我们焊的龙门也扭曲了,我们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就去测量了,小韩说差了四十MM,我这回知道了,我们不行,我们焊接水平太差劲了。这样杨文真的要不行了,所以小韩说了,他去找几个焊工,就这样才找个徐春阳和孟金龙的。

他们到来我们的工作才有了转机。这时我们开始整理六米乘三米的部件了,这时我才想起来了,小戴走了,老陈走了,我们没有外协的了,这时我想起了张姐,原来她说过,她是林机厂的,当时她就说过,有活可以找林机厂,就这样我们真的去了林机厂。
林机厂还真行。他们开始给我们机械加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9-2-26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农场章文 于 2019-2-26 09:25 编辑

建国回来了,真高兴!而且在文喜兄的帮助下恢复了原来的网名.讲述后知青时代继续勤奋工作的故事,还都是高科技的新事物.............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19-2-26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们的关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李再林 发表于 2019-2-26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19-2-25 20:00
海宝科技往事 5
我们搬家结束了,机械装配去哈一机,技术还这在焊研所,我们还在焊接中心办公,这时 ...

建国:可以在一个主题帖后连续发布,建议一次发一个章节,而且放大字样,否则视觉疲劳,影响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19-2-26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19-2-26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2020005852号 )

GMT+8, 2024-6-14 05:0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