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42|回复: 7

凡人逸事(30)——十七连的峥嵘岁月(十五)、去团部拉面

[复制链接]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6-11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范学新 于 2018-6-11 13:04 编辑

           去团部拉面

   1970年夏季的一天,我与炊事班的三名战士乘坐嘎斯越野车去团部拉面。从17连到团部,公路全都修在小兴安岭的山脊上,弯道多,陡坡多。除了平阳河村,上百里路没有人烟。汽车正常行驶,也就是三个来小时的路,但一到雨季就没准了。
   这一次,天气晴朗,艳阳高照,从连里到平阳河村的五十多里路还比较顺当。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心情格外欢畅。没想到,后面的路越走越难。有的地方,斜坡打滑,汽车打横,直掉“屁股”;有的地方,积水成潭,车轮纺旋,半天挪不了几步;有的地方,辙深路险,一不小心就掉进深沟里。特别是这空载车不抓地,更是难上加难了。司机刘师傅原是沈阳军区汽车连的老兵,驾驶技术很过硬,他总能想方设法,化险为夷。大家配合刘师傅,一会儿推车,一会儿倒车;一会儿挖土,一会儿垫道,个个身上都沾满了泥水,成了”泥人”,车总算没误住。
   汽车转了一个弯,下了一个漫坡,来到一段平缓地带。公路两侧布满了“塔头”,草甸子中间长着稀疏的几棵白桦、黑桦和老柞树,公路基本看不出道眼,只能依稀可见两道模糊的边沟,还能隐约听见哗啦哗啦的流水声。看到这种情况,刘师傅紧锁着眉头,停车下地,仔细打量着前面的路。沉思了半天,自言自语地说:“看来就得‘穿木鞋’了”。我们立即找来一根半米来长的桦木杆,刘师傅用钢丝绳将木杆固定在后桥的轮胎上,给汽车穿上了“木鞋”。你别说,这一着还挺灵。刘师傅沉着地驾驶着,汽车后轮虽然还打滑纺旋,但一到“木鞋”处就咯噔一声,前进一步,基本上解决了纺旋打误的问题。虽说车没停下,可大家毕竟心里没底,车每咯噔一声,我们的心里就咯噔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悬在心头。走着走着,车慢慢向右侧倾斜,右后轮深陷在泥潭里,后桥托住了,“木鞋”也失灵了。看来真是没辙了,只好暂时作罢。
   这时已是中午时分,疲劳和饥饿阵阵袭来,解决午饭成了难题,大家都把目光投到我这个司务长的身上。这里离平阳河村有30多里,离圈岗道班十几里路,只有就近求救了。但是,满心热望地来到道班后,道班的人却说:“我们自己都快断顿了,那有给你们吃的?!”我们碰了一鼻子灰,又十分沮丧地回到车上。
   大家疲惫地躺在车上,望着空旷的天空,荒芜的山川,深陷泥潭的汽车,象撒了气的皮球,无精打采;一串串欢快的鸟叫声和野鸡的飞鸣声,也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魅力和精彩,倒凭添了几分烦躁。正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我望着车上的空面袋,突生灵感,喜出望外地对大家说:“有了,有了,我们折空面袋,也能折出十斤八斤面来,足够我们几个饱餐一顿!”就这样,大家七手八脚地折起面袋来,弄得浑身上下篷头污面,像个“面人”一样,但笑容又重新挂在了每个人的脸上。
   我们一路小跑,来到圈岗道班,两个人负责和面烙饼,两个人负责做菜。我们现到山上采摘了一些鲜木耳和山野菜,做了一道美味鲜菜汤。烙饼就汤,吃得好香!
   吃饱喝足,大家又赶紧返回原地,继续设法救车。刘师傅其实早就想好了办法。他说:现在的唯一办法,就是用绞盘进行自救。开始,我们砍了一些枝芽和蓁材棵子铺垫在车后面,刘师傅艰难地倒车,将车摆正。然后,我们几个深一脚、浅一脚,拽着钢丝绳在泥水中跋涉,将钢丝绳固定在正前方一棵大柞树上。一切准备就绪,成败在此一举,刘师傅开始启动绞盘机。只见刘师傅憋住气,稳住油门,拽得钢丝绳和大树一起吱嘎吱嘎作响,好像泥潭与大树在拔河,进行着无声的较量。相持了一分多钟,汽车开始缓慢地向前移动,一米、两米、八米、十米,汽车终于爬出了泥潭!在这迟到的一刻,小山岗上掌声雷动,大家的手掌都拍红了。
   汽车载着我们,象英雄胜利返航一样,飞驶在小兴安岭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6-11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路况不好,跟车是个累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6-11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6-11 15:08
那时候路况不好,跟车是个累活。

是啊,困难重重,状况不断!谢谢老友首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雨加雪 发表于 2018-6-12 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嘎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李再林 发表于 2018-6-12 0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的道路一下雨道杆就放下了,不让通车。在主要的交通大道上也时常打误,请求拖拉机救援。故事太多了,难于忘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6-12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关注贴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6-12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再林 发表于 2018-6-12 05:49
那时的道路一下雨道杆就放下了,不让通车。在主要的交通大道上也时常打误,请求拖拉机救援。故事太多了,难 ...

青春的故事,难于忘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6-12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再林 发表于 2018-6-12 05:49
那时的道路一下雨道杆就放下了,不让通车。在主要的交通大道上也时常打误,请求拖拉机救援。故事太多了,难 ...

青春故事,难于忘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10-19 06:43 , Processed in 1.1250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