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73|回复: 8

逃票

[复制链接]
段伟峰 发表于 2018-1-4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讲好九三故事|段伟峰:逃票记原创 2017-12-28 豆都九三 豆都九三



   讲好北大荒故事   
展示北大荒形象
    传承北大荒精神   
   凝聚北大荒力量    

【段伟峰:逃票记】
列车从博克图一路向北疾驰,我和哈尔滨铁路局特种设备检查组一行5人,离开海拉尔分局的博克图站,向齐齐哈尔分局加格达奇站前行,其中有齐齐哈尔分局刘处长提前到车上来接我们。

我坐在车窗旁,看着窗外大兴安岭秋天的景色,他们4人在包厢里打起了扑克。这时,一位乘警走过来,看到4个人正在包厢内打扑克,一步跨进包厢,把桌上的钱一把抓起来放进自己口袋里,并伸出手来,对着他们说道:“票!”这声音令我收住目光,扭过身来一看,心里说,嘿,来戏了!

只见他们4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出声。“票,没听着呀?”乘警厉声道。这时,检查组组长从上衣兜掏出一个黑皮的检察证递给乘警,这位乘警连看也没看,“啪”地打了个立正,急忙把兜里的钱掏出来放在桌上,慌忙中结结巴巴的说:“对不起,领导。”随后,乘警尴尬地呆若木鸡般地站在那儿,动也不动。他们4人不玩扑克了,默默地坐着,谁也不说话。

这场面,我还是头一回看到,自己心里说,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幸亏这时车长叫我们去餐车吃饭,方才解了围。喝了两瓶啤酒,回到软卧,我躺在上铺上怎么也睡不着觉,想着想着,想起了下乡逃票的一件件往事……

1968年10月,我下乡到兵团五师,也就是现在的九三农场,后来又在小白林区抬过木头,都回过家。那时,哈尔滨知青坐火车基本不买票,起码是买票的时候挺少。我记得,因为双山和小白都是小站,那时上车不验票,在车上有时验票,有时不验票,但到哈尔滨出站时是要验票的。

一开始,坐火车不买票,心里还是很慌的。每逢验票,心就像要从嘴里跳出来了似的,检票时只知道向后跑。那时我们坐的一般都是普客,火车开得挺慢,见站就停。我们跑到后面车厢,只要停车就赶快下车向前面的车厢跑,因为那里已经验完票,不会再验票了。后来,这种经历多了,有了经验,也就习惯了,可以做到乘车不买票,脸不变色心不跳。

有几次逃票的经历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真是惊心动魄。

一次是4人一张票。我们一行4人(我忘记有谁了),在双山站(现九三站)乘坐加格达奇到哈尔滨的直快。这趟车有位女列车长特别厉害,估计她家没有下乡知青,验票特严,我们回家就怕碰到她,想尽了办法逃票。这次回家,我们4个人买了一张车票,装在一个黄色的书包里,放在行李架上,大家都分别坐着或站着。那时,验票一般不在票上打“眼儿”(验过票的标记),而且车上人太多,大部分是知青,挤得和当年“文革”串联差不多。当验票时,我们采取人动票不动的办法,就说票在那边,能混就混过去,混不过去,就到行李架上拿给他看。就这样,我们4人买了一张车票就顺利回了趟家。

另一次是滨江站“闯关”。我和田志新、邹念力、都新力等一行五六个人乘火车回哈尔滨,当时我们每人买了一个毛主席半身像(塑料的带夜光)捎回家去。那趟列车开开停停,车速太慢,我们坐了11个小时,躲过了车上的历次验票。车到滨江站,下车一看,坏了,到处是戴红袖标的,堵截不买票的人。怎么办?就是闯,跳板障子出站。你不是拦吗?我们一商量,就用毛主席像挡,那时谁敢碰毛主席像呀!就这样,我们闯关成功,顺利到家。现在看来,估计那些执勤的家里也有下乡的孩子,否则怎么能抓不住我们?后来听说跑车的对知青都不太管,因为他们家里也有知青。

还有一次是绝处逢生。我一个人从小白上车到哈尔滨回家,已经躲过了两次验票,车过绥化站马上就到家了。自己心想没事了,谁知道这时又来验票,我一节一节车厢地窜,直到被撵到半截旅客车厢(另半截是宿营车)里,两头一堵。自己心想,这回完了,大河大江都过来了,没想到栽在小河沟里了,肯定得补票了,不过要镇静,再镇静。当时我坐在负责补票的列车员旁边,看着一个又一个补票的人补完就走,补完就走。自己琢磨着,他们是在“瓮中捉鳖”,也正是精神放松的时候,有了,我灵机一动,慢慢地从兜里拿出点零钱站了起来,一边数钱一边往回走,那个列车员以为我已经补完票,就放我过去了。当时我略施小计,用了点儿心理学,得以绝处逢生,逃票成功。

以上这些逃票的经历,都是我下乡时不光彩的事,现在回想起来还真好笑。应当说,这些“小把戏”是在那个年代、那种处境下被逼出来的,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时知青生活的压抑、苦涩和无奈。

列车奔驰着,在大兴安岭山间蜿蜒穿行。我想到,当年逃票的小知青竟然在铁路上班了,现在坐的还是软卧,有“公免”和检察证,完全不用担心验票了,这不是命运和自己开的一个玩笑吗?




策划 | 王胜
编辑 | 子夕
投稿丨nk93gw@163.com   电话丨7893521



阅读 447
8投诉


精选留言

[url=]写留言[/url]
  • 4

    梧桐微语
    那时制度不完善,人们的思想意识不强。

    2017年12月28日
  • 2

    北大荒人
    坐火车逃票这事我也干过坐在车厢里旅客都在观赏车外风光,可是我这逃票毛孩子心里着慌,总是看二测车门口,来没来查票的工作人员。从双山到齐齐哈尔车票才4.50元,宁可逃票也不买车票。到了车站就从南货场出来,显示了兵团战士一身蛋。回味过去儿时经历,太有感触。如今退休落叶归根,又回到老家,逃票经历培养我侦察员基本功

    6天前
  • 1

    好心情
    记得我大哥当年就是,从旭光(52团)上车,有时候还要用麻袋装三袋面,扛起来就上车,也是买票的时候少,那个年代知青们也是没有办法,能逃票就逃票了。

    2017年12月28日

  • 白景堂
    段伟峰,你好!好熟悉的名字,你是尖山四连哈市二十二中的老高三下乡知青吧?看了你的《逃票记》,很亲切。引起了内心强烈的共鸣。逃票,是那个年代知青都有的心跳经历。你的语言生动朴实,令人回味。上海知青因路途远,逃票更艰难,个别逃票成功的,到宿舍后象讲谍战片那么惊险,剌激。后来,知青们逃票的办法不段提高,和齐市列车上的列车员逃票相迂多了,就成了熟人,朋友,每次都帮他们带面粉,有人关照可以上车后,从容坐下,不必那么心惊胆战了灬。再后来农场有了探亲假,回家就少了许多逃票,.…。我感觉你离开连队比较早,知道你喜欢学习俄语。对人诚恳和蔼,工作积极勤奋。象个老大哥的样子。有一年春节前回家,在哈站下车时,看到你和学生在火车站内帮助维持秩序。一晃几十年不见了,下乡时的往事都成了难忘故事。谢谢你的分享!紧握你的双手!四连哈市知青小白。

    6天前


以上留言由公众号筛选后显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向东 发表于 2018-1-4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罗帆 发表于 2018-1-4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段兄若能再逃票一回,我随你再上兴安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张兴国 发表于 2018-1-4 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段伟峰 发表于 2018-1-4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段伟峰 发表于 2018-1-4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罗帆 发表于 2018-1-4 10:19
哈哈,段兄若能再逃票一回,我随你再上兴安岭......

还可以,;老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段伟峰 发表于 2018-1-4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范学新 发表于 2018-1-4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的经历,朴实生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8-1-6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其实我也逃过票!仅仅一次而已。从香兰站到哈尔滨站,我是从通勤口混出去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4-22 01:39 , Processed in 1.10937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