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14|回复: 16

唐德华: 将军岭烧炭记

[复制链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7-12-28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起烧炭,我们这代人的脑海里自然会想起张思德。张思德就是在延安烧炭时因炭窑崩塌,为抢救战友而壮烈牺牲的。我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当知青时,也曾上山烧过炭,亲身经历了烧炭全过程,切身感受到烧炭的艰苦和辛劳。
    那是1972年冬天,团里把烧炭的任务交给了我们机炮连,具体由三排来完成。当时我正在三排当排长,接受任务后,真不知道怎么去完成任务。因为我们全排30多人,没有一个人会烧炭,就是连见都没见过。为了保证完成任务,团里指派了老干部高大成作技术顾问,指导我们烧炭。
    几天后,我和老高带了几名班长上将军岭勘察地形,确定营地和炭窑的位置。将军岭离连队有十七、八里地,属完达山脉。这里山峦叠嶂,植被丰富,柞树、桦树、水曲柳等应有尽有,是烧炭的好地方。据说1958年解放军十万转业官兵进军北大荒时,王震将军曾到过此地,故后来人们就称之为将军岭。我们找了一处比较平坦、背靠山坡且向阳的地方作为营地,炭窑的位置在山坡上,离营地有百十米距离。
    11月初的一天,我带领全排战士赶着马车,拉着帐篷、生产工具和粮食蔬菜等物资进山了。由于山上方圆十几里没有一户人家,经常有狼、黑熊和野猪等野兽出没,为了防止他们袭扰,我专门向连里老职工借了一条大黄狗给我们看家护院。快到中午时分,我们一行到达了营地位置。我给各班分配任务:有的负责搭帐篷,有的负责架床铺,还有的清理场地、伐木劈柴。这是我排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战士们情绪高、干劲足,天黑之前场地清理干净了,帐篷搭了起来,帐篷内两排大统铺也架好了。统铺是就地取材,用比较光溜的小树杆搭的,铺上些干草和褥子,就能睡觉了。全排30多人挤在一个帐篷里生活,每个人只有七、八十公分宽度的地方,一个挨着一个,连翻个身都困难。大统铺中间是过道,帐篷的顶头是厨房,过道中央安上半个汽油桶做的炉子,就可以烧火取暖了。山上没有井,我们用马车到山下去拉水,一天只能拉两趟,仅够喝水和做饭用的,生活用水只能把雪融化了用。
    我当时只有25岁,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带这么多人到野外独立生活和生产劳动,战士们的吃、喝、拉、撒、睡都要考虑,更重要的是团里交给的烧炭任务必须按时完成。当时部队风气好,战士们要求进步蔚然成风,青年纷纷要求入团,很多团员打了入党申请,吃苦受累,大家没有怨言。我让每班留一人在营地做后勤:一人负责晚上站岗兼烧炉子取暖,另外两人负责烧水做饭,其余人员全部到第一线烧炭。
    上山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和战士趟着厚雪,来到早已选好的窑址,开始建窑,一个班负责建一座窑。所谓炭窑,就是在靠山坡的地方挖一个直径约两米、深约一点五米的圆坑。在山上,挖坑也是件不容易的事。山上石头多,一锹挖下去,往往会遇到石头。这时只能用镐头刨或者用钢钎撬,战士们带着手套,手掌上还是会磨出血泡,他们用毛巾裹在手上继续干。山上气温在零下二、三十度,干不了一会儿,身上就出汗了。有的战士干脆脱掉棉袄干活,到收工时,后背毛衣上挂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霜。挖窑坑需要一到两天时间。窑坑挖好后,再在靠山坡的一面挖烟道。挖烟道有讲究。在老高的指导下,战士们在离窑坑约半米的地方垂直挖下去,直到与窑坑底部持平并与之相通。烟道的底部要大,上面的口要小,这样有利于排烟。这些活做好后,开始码柈子,把劈好的木柈竖直码在窑坑里,一根挨一根挤紧,中间放长一点的,四周放短一点的,木柈的上方形成一个锥形。为了防止窑盖的土漏下去,在木柈上方铺上木板和干草,起到预制板一样的作用。然后用挖坑产生的泥土从窑坑四周向中间一层一层夯实,大约有四、五十公分厚,形成一个圆顶,也就是窑盖。最后在烟道的正对面挖一个引火口,烟道上放一根一米多高的空心圆木,当作烟囱。一切就绪后,就可以点火引燃窑内的木柈了。
    我在上中学时,学过木材蒸馏的原理,知道只有不完全燃烧,木头才会变成木炭。但在实践中如何做到不完全燃烧?也就是如何控制火候,什么时候封窑,什么时候出炭,都大有学问。刚开始时,由于火候掌握不好,要么烧过了头,成了一窑炭灰;要么火候不到,烧夹生了。经过失败的教训,我们认真总结,在老高精心指导下,懂得了烧炭的奥秘就是看烟囱里冒的烟。俗话说,炭要烧得好,全看青烟冒。刚点火时,窑内湿度大、温度低,冒出的烟是冷烟,颜色是蓝色的,且四处飘散;烧到一定时间(一般为一昼夜),烟的颜色由蓝变青,方向垂直向上时,该注意了;再过一段时间,看到青烟垂直冒出并离烟囱口有一段10公分左右的透明气体时,要闭窑了。这时应立即把烟囱拔去,用泥土将烟道和引火口封死,不能有一丝缝隙。通常封窑两天两夜后,便可以出窑了。
    出窑是整个烧炭过程中最脏最累最难受的活,也最考验人的意志和耐力。与砖窑不同,炭窑的空间小、温度高。窑门只有60公分高、50公分宽,勉强容一个人钻进钻出。人进窑里后还站立不起来,只能猫着腰干活。出窑时,窑内温度有六、七十度,有时还有火星。而窑外的温度是零下二、三十度,温差有近百度。为了方便干活,战士们都穿单衣单裤作业。那时大家想法很简单,觉得越苦越累越光荣,脏话累活都抢着干,真正做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我是排长,又是在入党考验期,更应该事事带头。记得第一次出窑,我是第一个钻进去取炭的。一进入窑内,就像进了蒸笼一样,汗珠马上淌了下来。不到两分钟,呼吸就感到困难,甚至有窒息的感觉,只能赶紧钻出来透气。稍作休息又马上钻进去作业,几个回合下来,就得换人来干了。一窑炭有500多斤,要一天时间才能出完。等出完窑,我们一个个都灰头土脸的,正如唐代诗人白居易在《卖炭翁》中描述的,“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
    出完窑,把窑内打扫一下,重新装窑,重复前面的过程。如果窑盖有裂缝时,需重新打窑盖。经过实践,我们有了经验,很多战士成了烧炭能手,工作走上了正轨,炭的产量也逐步提高。
    烧炭的工作是劳累的,生活也是艰苦的。北大荒冬天的蔬菜品种很少,基本是“老三样”:白菜、土豆和萝卜。由于蔬菜都要从山下运来,往往都冻了。连队每个月杀一次猪,也给我们山上一部分。平时伙食荤腥很少,且以汤为主,战士们调侃地说,兵团战士爱喝汤,早上喝汤迎朝阳,中午喝汤暖洋洋,晚上喝汤照月亮。帐篷里温度低,面经常发不起来,只能吃窝窝头。常言道,副食不足主食补。繁重的劳动,使战士们饭量都很大,馒头、窝窝头一顿要吃四、五个。记得有一次改善伙食吃牛肉馅包子,有的战士一顿竟吃了12只。
    帐篷就是我们在山上的家,除了生产劳动,吃饭、睡觉、开会、洗漱都在帐篷里。山上没有水源,用水成了大问题。战士们一天劳动下来,早已精疲力尽。出了一身臭汗,回到帐篷想洗一洗,只能用铝盆盛上雪,放在炉子上化水擦一擦。有时实在太累了,弄水又不方便,干脆倒头就睡了。袜子、内衣裤半个月也不洗一次,久而久之,很多战士身上长出了虱子。大家都睡在一张铺上,虱子也传染,后来全排差不多每个人或多或少都长出了虱子。冬天取暖很重要,我安排专人值班烧炉子。记得有一次是天津知青王长友值班,到下半夜时,他自己也睡过去了,炉子灭了,全排的人都冻醒了。有时遇到极寒天气,炉子烧得通红,帐篷里也不热,战士们只能戴着棉帽子睡觉,早上醒来,帽檐上都结满了霜。
    烧炭的日子一天天重复地过着。尽管困难很多,但那时风清气正,官兵一致,干部、战士一样的工资,一样的伙食,一样的劳动。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终于在翌年1月胜利完成任务。
    这次烧炭共经历了3个月时间。期间,连队党支部通知我下山开会,原来是讨论我个人的入党问题。在支部大会,全体党员一致同意我加入中国共产党。在烧炭的第一线,我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
    光阴似箭,时光流逝。一晃45年过去了,当年的英俊小伙子,如今成了古稀老人。回忆这段烧炭的经历,有成功的喜悦,也有失败的苦恼。有时我会情不自禁地问自己,烧炭的这段日子是怎么过来的?我想大概是火热的青春,不懈的追求,让我度过了那难忘的岁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范学新 发表于 2017-12-28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在这里看到这篇文章,老弟认识唐德华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罗帆 发表于 2017-12-28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春,不懈的追求,度过了那难忘的岁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向东 发表于 2017-12-28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雁 发表于 2017-12-28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祝2018元旦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老贝西 发表于 2017-12-29 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祝战友新年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齐梦 发表于 2017-12-29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的岁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7-12-29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范学新 发表于 2017-12-28 19:52
哦,在这里看到这篇文章,老弟认识唐德华吗?

谢谢范兄留言。他是我大学同学。后来曾在农垦组织部工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7-12-29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齐梦大姐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7-12-29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贝西 发表于 2017-12-29 08:10
欣赏佳作。祝战友新年快乐!

谢谢老贝西留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1-19 23:47 , Processed in 1.1250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