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0864|回复: 262

返城后日记《我的1974》

[复制链接]
李再林 发表于 2015-1-24 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再林 于 2015-1-24 06:25 编辑

                                       1974年1月1日
       1974年来到了。
       我们是在沉重的劳动中,在一年没有得到工资、没有得到正式工人待遇的独特情绪中,迎接了新年的到来。
      元旦献词无疑是中央的号角,初学之感虽无新东西,却感到了前途的艰巨。已经是三年了,我们要迎接四届人大,想必应该真正地落实了。我们不是有什么希望,只是因为这毕竟是大事,而大事总是要关心的。
      个人的事,实在无可记之必要,但习惯了,权且当豆腐账记下:
      昨天去阿妈那里,回来给拿二斤肉,好事。
      淑英回来,说是仓促,只给父亲买了四斤白糖。
      二姐家的小敏和小威威来,早晨在我这里吃的饺子,晚上在大姐那里吃的。没什么好的招待,毕竟不是春节,没有什么准备。
      伯苍来唠一会形势与生活,以茶相待,抽几支上海烟。如果我们可以维持这种生活,也该满足了。
      和伯苍一块去洪箴处,还是谈我们的地位与生活,认为斗争正未有穷期,将来总是光明的。令人发指的语言在人民的生活中产生着,说明着政治统治的不稳定性。单调即无聊,无聊就苦闷,苦闷就牢骚,牢骚出问题。小百姓要安分,必须自己麻醉自己,否则,难矣。
       以纪念故,草诗一首:
      千篇历史开卷馨,激情怀满迎新辰。
      沧桑巨变看人间,冬夏更替唤风云。
      斗争自古造英雄,好汉从来是人民。
      喜看前途无限好,崎岖道路再坚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春夏格调 发表于 2015-1-24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日记。看到您是在困难中成长着的。遥祝安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5-1-25 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夏格调 发表于 2015-1-24 16:27
拜读日记。看到您是在困难中成长着的。遥祝安好。

谢谢兄弟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5-1-25 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1974年1月2日
        又是一天沉重的劳动。车流加大,尤其是机务段的煤车,几乎成列。不知为什么,任务多大也绝不找委外作业,只靠我们这些铁路装卸工。没有比廉价的劳动力使用起来更为廉价的了。
        不知何人决定,下班后让我去当民兵执勤,需要一晚上,我拒绝了。不仅我从没有参加过民兵活动,没有民兵待遇,就我一天劳累,也需休息。何况,明天夜班,我还要给妈妈上坟,没有闲心,也坚持不了的。
        读《第三帝国的兴亡》的第三编《走向战争的道路》。此编有九章,很长,已读三章,即第九章“开始的步骤”:1934-1937;第十章“决定命运的奇异插曲”——勃洛姆堡、弗立契、牛莱特和沙赫特的倒霉;第十一章“奥德合并”:强夺奥地利。由于英法的纵容,希特勒得以逐步地走向军事强国的地位,瓦尔赛条约被实际上废止,纳粹的冒险主义接连成功。当希特勒再一次把帮助过他的陆军中的首脑击败,取代了不能服从他的意志的人之后,侵略开始变成行动。
       晚上二姐过来住在这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吴丽祥 发表于 2015-1-25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5-1-26 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丽祥 发表于 2015-1-25 13:40
拜读,谢谢!

谢谢老弟的关注!祝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5-1-26 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1974 年1月3日

       母亲去世已经三周年了。
       我、大姐、二姐、淑英、还有大华,一起给母亲烧了周年。
       向前的展望,漫长而迷茫;往后的回顾,暂短而空虚,三年的时光仿佛就是昨天。我清晰地记得母亲住院时的绝望情绪,就在那即将离去的时候,还关心着我的返城,关心着弟弟妹妹。她为着我可以晚上休息,忍着巨大的痛苦不哼出声,不支使我服侍她。她走的那样迅速,就在我们紧紧拉着手的时候,安祥地离去了,以至于我在很长一段时间,不相信她的逝去。三个春秋更始,我们生活在没有母亲的家庭中,多少感人的过去,把母亲刻在了我们的心头;想想那些不孝顺,心里怎能不难受。母亲的地下,就是我们的将来。想到将来,恐惧使我们更加思念母亲的伟大。为着纪念亲爱的母亲,我们只应该像她那样劳苦一生,并不为自己。
       从东风墓地归来,我招待大家吃饭。从饭店买的馒头,大家吃了17个,肉炖粉条白菜,吃的精光。如果母亲看到我们这种景象,将怎样地高兴啊!


          1974年1月4日
       昨夜从上班出牌,一直干到早晨六点钟,中间只吃饭时休息一个小时。最后的时候,我们真是一步一歇,乏困到即使躺到水泥地上也可立即睡下。
       睡了一上午觉。下午和大华与淑英上南岗逛街,我买了一件的确良外衣,大华和淑英买了一块花布,也是要做罩衣的。至此,上月所借50元钱全部花光,并出现赤字。
       现在需要支出的钱还有:灵芝烟一条5·20元;花生米5斤6元;还要买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5-1-27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1974年1月5日
       一上班就去机务段卸冻煤。干了一会,机务段又来了煤车,我们扔下冻车去抢卸新来的煤车。我们组 抢卸了一车,又回来刨冻煤。大约12点,我们回作业所吃饭,到下午2点再次回去刨煤。干到4点钟,说是防腐线来了5车石头,组长分配我们5个人去卸。但刚刚回到作业所,说情况有变化,调车机又去机务段送车了,石头不卸了。我们立刻赶回机务段,结果,机务段没有送车,防腐线送车了。再回来,时间太晚了,只好作罢。这种计划上的失误,就是拿装卸工开涮呢。
       我们之所以没有开支,原来是主任先生大权独揽,要通过程序给我们转正之后再发。之所以搞这一套,是主任先生对玩权的把戏有癖好。他今天召集了党团员会,研究一班的转正问题,据说有两人不予转正,一是小纪,二是刘长海。前者由于主任的错误批评、又令其检查,一气多天不上班,至今不见;后者,和好多人闹过意见,发生争吵,人缘不好。应该佩服这些玩权者的卑鄙,他们不做思想工作,不看青年人的困难,不检查装卸队伍本身的情况,不打屁股不打脸,专打人家的饭碗,还有比这更恶劣的事情吗?在做这种表演的人中,居然还有青年本身的一伙,这一伙中还有鉴定时一无是处的,真是何等之讽刺啊。
       大华今天去阿妈那里,晚上把小丽华领了回来。听说阿爸那里要买电视机。有钱,当然要买高档的东西了。
       淑英回哈时打针针眼发炎了,现在严重了,大华领她去久珍的医院看看,大概得开刀。这是糟心的事情,恐怕要耽误春节结婚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5-1-28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1974年1月6日
      和大华一起去阿妈那里,大华打算让阿妈给做罩衣,可阿妈忙,不知什么时候能做,得等。中饭后我们返回家中。
      读完《第三帝国的兴亡》中第十二、十三两章。在牺牲了奥地利之后,希特勒看清了英法的虚弱本质,进一步冒险,利用政治战略一举吞并了捷克斯洛伐克。希特勒的卑鄙无耻、自大狂妄、目空一切居然得到了成功。这并不是以其力量为基础,而是以敌人的软弱,和敌人朋友的出卖为成因的。张伯伦和达拉第的慕尼黑不仅牺牲了捷克,同时也暴露了自己不过是“小蛆虫”而已,进一步纵容了德国纳粹主义扩张的野心。
     晚上夜班。
                        1974年1月7日
       盼望已久,终于开支了。去掉扣款余下275·60元。这个年没有问题了。
      有两点需要继续争取,其一,我们72年12月的工资应该给,但会计说分局规定不按人事令,按报到之日发,这就差一个月的工资;其二,去年煤火费只给17·5元,到4月15日,并且按天跑,不知是否符合新工人的规定。安顿几日,再去分局交涉。
      晚上在宪伟处吃饭,非得留我,没有办法。
         1974年1月8日
      一天的劳动很累,但很愉快。给大华弄了一双拖鞋边角料,可以做一双不太美观的拖鞋;卸玻璃球,拣一些回来给孩子们玩;新民给我两块钱,说是俊太家大娘给的(他给大娘叫姑)大娘还以为我没有开支呢,让我十分感动。
     给国君写一个发言稿,他明天要在总结颁奖大会上发言。类似这种应景的东西要短而精,紧扣中心就可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李再林 发表于 2015-1-29 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1974年1月9日
     参加车站举行的总结1973年工作迎接1974年开门红大会。某副书记总结,一听而过;各车间发言,更是不听而过;最后分局某主任讲几句,我索性拒绝听,退场而归。就这样两个小时过去了。
     着急给爸爸去开支。明天再给爸爸开药和病假条。
     平安在君二哥的大姑娘瑞华和大小子文祥中午到家,给我带来一对二哥给我打的凳子,还有一些大米。要多留他们住几天,再买一些东西。
     昨天大华给爸爸5块钱,今天大姐又借去30元,剩的钱不多了,因为要买缝纫机。
              1974年1月10日
     下夜班到家已经9点多,在机务段卸煤一直到8点多。活干的很窝囊,半夜去卸石头,在外边冻了一个多小时,等调车机送车,如此计划,倒霉的只能是我们。更倒霉的是在用卡子解开平板车上的铁丝时,由于用力过猛,自己把自己的左眼下眼眶打了一下,差点伤到眼睛。干活没有得手的工具,也是个大问题。长官们知而不问,混蛋极了。
     给爸爸开药,没有益寿宁,假也只开一周。一个大夫一个样,不知有什么新精神。
     平安二哥家的孩子不日要走,大华准备把自己从北京买的头巾给小华,爸爸也给孩子们花了8块钱,我打算再给文祥买点东西,再给姨母捎点东西。
      下午去阿妈那里,送去2斤苏打粉,还有我做的给阿妈的拖鞋。没有等阿妈下班,东西放那里就回来了。
      按卷供应的东西,鸡和五合好烟已经买回,就差一斤鸡蛋和一斤粉条没有买,不等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8-11-19 23:20 , Processed in 1.15625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