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33|回复: 0

青葱岁月里的“三学”活动

[复制链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4-7-1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宝滨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全国教育界在初中、高中开展过一场“三学”活动,即“学工、学农和学军”,让学生走进社会,经风雨、见世面,培养又红又专的社会主义新人。当时,我是哈铁一中(现省实验中学)的学生,有幸参加了“三学”活动,对于当年的经历至今忆犹新。
屏幕截图 2024-07-01 103146.jpg
图1、机车库外待修的机车(网络片)。
1969年暑假,我们到哈尔滨机务段参加学工劳动,时间15天。哈机有两个扇形机车库,一个叫南库,另一个叫北库。我们劳动地点在北库,又称检修车间。主要检修蒸汽机车的汽缸、汽室、摇杆、连杆和车轮等大部件。带午饭,认师傅、跟班作业。机车库是一座老建筑,远看像手风琴,鸟瞰像扇子。一条条伸向库内的股道像扇骨,机车转盘像扇轴。转盘供出入库机车调头使用,又称转车桥。那时,一面坡、横道河子等站都有机车库,但与哈机机车库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
库内机器声轰鸣,烟雾缭绕,闪烁的电弧映红工人的面孔。面对火热的劳动场面,我们既备感新奇又兴奋。劳动第一天,一位师傅带我们熟悉环境,要求横过线路要“一停、二看、三通过”,防止机车轧人;女生进库,必须把辫子盘在帽子里,防止被卷入机器。还发给每名同学一份毛巾、肥皂、套袖和手套。刚开始劳动时,我们会给师傅递工具,几天过后便学会了卸(上)锣丝,取送零件,给新部件注油等,忙碌一天,衣服上、脸蛋蹭上油污,受到工人师傅称赞。
我的师傅姓赵,30多岁,个头不高,长得很结实。他家住双城堡,毕业于绥化司机学校。我问为啥不开火车?他说:“当司炉抡铁锹,修火车抡大锤,都一样。”赵师傅待人随和,干活时边干,边讲解蒸汽机工作原理。有一次,他问我理想是什么?我说开火车。他说那不行,你要研究电力机车!一天刚要下班,因一台机车急于出库,需临时加班检修。赵师傅和几位师傅闻听二话没说,立刻换上工作服忙活起来,一直干到半夜。那天晚上赵师傅没回家,次日又正常上班工作。
同学们尊重师傅,帮师傅收拾休息室卫生,中午给师傅们取饭盒,收工给师傅们打洗脸水,赢得师傅们的好评。每台修好的机车出库,我们和师傅都要欢送。这时,大车(正司机)一边踩响风笛,一边挥手致意。车轮子缓缓转动,车库退出车库,在转盘掉头后,汽笛一声长鸣,踏上新的征程。通过劳动,我们学到了工人师傅的好思想、好作风,为后成为铁路工人奠定了基础。
1970年秋天,我们到双城县幸福公社赵家窝棚参加扒苞米劳动。时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劳动时间10天,由老师带队。我们身背行李在安西站下火车,生产队派两台马车接站。男生坐一车,女生坐一车,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男生住大队部,睡大通铺;女生住农家,睡火炕。生产队安排两位大婶给我们做饭,排里抽出三名女生帮厨。伙食一日三餐高粱米芸豆饭、大锅炖土豆、白菜粉条。还烙过一次油饼、蒸过一次粘糕改善生活。那时的粮食、蔬菜无污染,饭菜喷香,同学们吃得有滋有味的。
扒苞米在生产队是妇女们干的活,比较简单。头一天队里派人把苞米杆子撂倒,次日我们进地扒苞米棒子。大队妇女队长给我们的打样,把一根竹钎系在右手中指上,掰下苞米穗后,用竹钎子扒皮后分堆集中,一学就会。清早出工,地离屯子远时,大队晌午往地里送午饭。傍晚,大队派马车把一车车黄澄澄的苞米棒拉回场院。扒苞米虽然简单,但在地里忙碌一天,累得腰酸腿疼,感受到农业劳动的辛劳。  
屏幕截图 2024-07-01 103227.jpg
图2、当年扒苞米劳动的场面(网络片)。
劳动不忘记阶级斗争,老师请大队书记作“忆苦思甜”报告,讲旧社会地主怎么剥削农民。会前先吃苦饭,营造悲痛的气氛,大队特意给我们做了一锅“忆苦饭”——胡萝卜缨子掺豆面做成饭,里面只撒了几把咸盐。开饭前男女同学们齐唱“天上布满星,月牙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申……”没等“忆苦饭”上桌,女同学们的眼圈就红了。   
1970年寒假,学校为培训班干,组织班干去玉泉搞一次军训——野营拉练。自带行李,军训时间是四天三宿,在玉泉铁路小学教室住宿。我作为副班长,参加了那次军训。
屏幕截图 2024-07-01 103301.jpg
图3、雪地野营拉练照片(网络片)
玉泉地处完达山张广才岭西麓余脉,冬季大雪封山,雪质优良,适合开展滑雪和军事训练。我们身着草绿色棉衣,身背行李、肩扛木枪,乘坐火车去玉泉。一下火车后,但见群山银装素裹,旷野白雪皑皑,一派肃穆的北国风光。老师在站台上点名后,我们列队走向玉泉铁路小学。
玉泉铁路小学校坐落在北山脚下,学生们放寒假了,我们住教室,15人一间,晚间睡在用课桌搭成的铺位上。每次用餐分两批去站前国营饭店,主食有馒头、糖烧饼,菜有炖豆腐、萝卜汤。学校与饭店结账,我们只交粮票不交钱。一位解放军排长当教官,60人被分成4个排,身体强壮的被选进尖刀排。一名会吹小号的同学当“司号员”。室内训练科目有军事常识、战地急救等;室外训练科目有队列训练、夜间紧急集合、越野急行军等。清晨,我们在舒缓的起床号声中起床、出操;夜间在悠长的熄灯号声中休息。寂静的校园变成了一所沸腾的“军校”。
解放军排长待人热情,按实战要求教我们整理内务,要求睡前衣裤、鞋帽有序摆放。还教系鞋带和捆行李。按要求行李要捆成三横两竖,留出的背带后不松不紧。经过反复练习,我们都能捆出合格的行李。第二天午夜,我们被一阵紧急集合号声惊醒,慌忙起床穿衣、捆行李。由于电源已被切断,大家忙得手忙脚乱。不一会儿,同学手提木枪、身背行李跑到操场集合,互相一看洋相百出,有的戴错了帽子,有的系错了扣子,还有两名同学的行李散了包……
军训第三天越野急行军。早饭后,我们身背行李、肩扛木枪出发。尖刀排打着红旗走在前列,威武、雄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回荡在北山上空。山区气候多变,我们走进一片白桦林时,天空飘起鹅毛大雪,飞雪中的白桦树亭亭玉立,静谧的白桦林呈现出迷人的景色。飞雪扑打着我们的脸颊,积攒在我们的头顶和行李上,大家几乎变成了雪人。此刻,我们的双腿好像灌了铅,身上的行李越发沉重,一些体弱的同学几乎走不动了。尖刀排的同学跑过来,帮助体弱的同学背行李,大家顶风冒雪,互相搀扶着前进。
玉泉滑雪场北坡山势平缓,而南坡却十分陡峭。走到南坡山脚下,队伍停止前进,疲惫不堪的同学们坐在行李上喘息,做好登山准备。不一会传来登山命令,我们立即背上行李,端起木枪直奔山顶。突然,嘹亮的冲锋号声响起,同学们像一群猛虎向主峰冲刺。尖刀排高擎红旗冲在最前面,各排同学紧随其后,此起彼伏的喊杀声震荡山谷。20分钟后同学们冲上了主峰,鲜艳的红旗迎风飘扬!  
通过参加“三学”活动,使我们开阔了视野,经受了锻炼。学到了课堂上、书本里学不到的知识。时间虽短暂,思想却有飞跃,有益于成长,这是今天初、高中生求之不得和体会不到的。
白驹过隙,落雪轮回。上海著名工人作家胡万春在小说《年代》开头写道:“时间年复一年,人一代又一代,世界上所有的列车能去而复返,只有时间的列车一去不复返……”然而,但对于我们而言,曾经的“三学”经历像,是一列满载劳动果实的列车,永远行驶在我的记忆深处。
(2779字)
作    者:王宝滨 哈铁一中71届毕业生,下乡到安达县龙凤青年农场,哈尔滨工务段退休干部、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
图片来源网络
2024年7月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2020005852号 )

GMT+8, 2024-7-18 15: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