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63|回复: 0

唐德华:当年我参加高考

[复制链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4-6-7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2024年高考拉开大幕。当看到年轻学子步入考场,那年参加高考的往事浮现在眼前。

那是一九七七年十月下旬的一天,当我从广播中得知中央决定恢复中断十年之久的高考制度时,既高兴又紧张。高兴的是梦寐以求的上大学的理想有了希望;紧张的是,下乡十年,高中知识早已忘得差不多了。怎么办呢?首先要找到课本,我立即到镇上邮电局给家里打电报,让爸妈把我高中的课本邮寄到农场。谁知家里回电说,课本已卖。原来,在那知识无用论的年代,我下乡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后,家里就把我的课本全当废品卖了。我一下子懵了,好在和我一起下乡的同校同学很帮忙,他答应帮我找书,俩人先错时复习。

复习迎考的时间总共只有两个月,必须分秒必争。我白天要劳动干活,晚上才能复习功课。当时我已成家,女儿刚满一岁半。为了复习功课,我往往是一边做家务,一边看书,就连烧饭时也不闲着,一边烧着火,一边哄着孩子,一边还在看书,有时候看得入迷了,把饭都烧糊了。耽搁了十年,很多知识已经陌生,数学公式一知半解,物理定律似懂非懂,化学方程式似曾相识,有些题目也不会解了。我就到五、六里地之外的同学那里去请教。晚上黑灯瞎火的,农场的公路没有路灯,黑龙江冬天天黑得很早,十月下旬已开始下雪,我经常是深一脚浅一脚地到同学单位去复习。来回路上要花一个多小时,回到家里已是半夜三更了。但每当弄懂一个原理,解开一道难题,掌握一个公式,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十二月二十四日,高考的日期到了。我们农场的考场设在场部中学。我清楚记得,当时室外气温在零下二十多度,教室里唯一的取暖设备就是一个煤炉子和炉筒。走进考场,室温和外面差不多,双手冻得通红,钢笔都写不出墨水,断断续续的,但能参加高考的兴奋心情把这些全掩盖了。

黑龙江高考共四张考卷,语文、数学、理化和政治。第一天上午考数学,这是我的强项,100分值的考题很快就做完了,最后还有两道加试题,分值各为10分。我一看手表,离考试结束还有半个多小时。我想这20分一定要拿到手。我开动脑筋,积极思考,两道加试题终于全部解出来了。原来有道加试题如用微积分做是很容易的,但我们上高中时没有学过微积分,我是用其他方法硬给解出来的。考完数学走出考场,我急忙与同学们对答案,结果基本上全对上了,我高兴得差点蹦起来。中午,在考点我匆匆就着开水啃了点自带的冷馒头,就准备下午语文考试了。语文除了考汉语拼音、语法修辞等外,主要是写一篇作文,题目是“每当我唱起东方红”。中心思想是歌颂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从井冈山的星星之火,写到遵义会议的曙光;从延安窑洞的灯光,写到天安门广场的五星红旗;再从社会主义建设写到继续革命,整篇文章一气呵成。第一天考试结束,我自我感觉良好,信心满满。

第二天上午考理(物理)化(化学),下午考政治。就这样,为期两天的高考结束了,后来上大学后,我才知道自己的高考成绩是358分,其中数学得了115分,平均每门功课是89.5分。遗憾的是,当时有政策规定,凡已成家的考生,只能录取农、林和师范三类学校。我的第一志愿是上海交通大学(因为我是上海交大附中六六届高中毕业生),录取上海交大的分数也够,但由于政策限制,我被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农业机械化系录取。

虽然没能进名牌大学,但八一农大也是全日制本科大学。一九七八年四月,我踏进学校大门,开始了四年的大学生活。那时我爱人还在农场工作,女儿则寄放在上海我母亲家里,一家三口人分在三个地方生活,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进入大学,我们像久旱逢甘霖一样,拼命地学习,吸收知识的养分。我们的口号是:要把耽误的十年补回来。可喜的是,我们农机专业四年共学习了二十八门功课,我的学习成绩名列全年级156名学生首位,平均每门功课成绩均在95分以上。因此,我被评为学校三好学生标兵和黑龙江省三好学生。

一九八二年一月大学毕业后,按照“择优分配”的原则,我作为黑龙江省优秀大学毕业生被省农垦总局党委组织部录用,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光阴流逝,时光荏苒。现在回想起,自己还是很幸运的。通过这次高考,自己成为全国570万考生中第一批上大学的27万人中的一员。那年的高考对我来说,是人生的一次转折,这一历史时刻将永远铭记在我的心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2020005852号 )

GMT+8, 2024-6-14 04:0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