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348|回复: 0

追思老战友潘峰

[复制链接]
范学新 发表于 2023-7-29 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追思老战友潘峰

        今天刚从外边回来,打开手机,惊悉兵团老战友潘峰病逝的噩耗,深感悲痛!多少年来他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现在,我能做的,就是迫不及待地写篇悼文,以寄托我的深深哀思!
    在四团的时候,我还不认识潘峰。1973年后四团缩编为一师独立二营,他被提拔为副营长,我们才有了接触,但也很少。他能从几千名京津沪哈知青中,从连长升任副营长,脱颖而出,足见他的优秀!
    知青大返城以后的二十多年里,我们失去了联系,只听说他返城后在平房新风厂做大集体的锅炉工。直到2008年四团第一次知青联谊活动,才又见到他的身影。
    从那以后,凡是四团的大大小小活动,他总是“穆桂英挂帅——阵阵不落”,成了四团的“职业摄影师”。从库尔滨到东山,从黑河到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再到秦皇岛、天津、上海、北京、哈尔滨、逊克、平房,到处都留下他的足迹和摄影,到处都留下他有求必应的憨厚笑脸、鞠躬尽瘁的汗水和无私奉献。前几年,还没有电子照片的时候,他总是不辞辛苦,冲印照片,一次次分寄给战友们,分享战友聚会的美好瞬间和永恒记忆。
    他酷爱摄影,又不能远游。他每年冬天都是“冬博会”、“雪博会”的常客。清晨,从平房乘车到松花江边,徒步踏冰雪,越江去抓拍,创作了许多冰雕、雪雕美片,尽显冰雪大世界的独特奇观。哈尔滨的大小公园,旅游景观,伏尔加庄园、省森林植物园、中国亭园、丁香公园、体育公园,…… ,他俨然成了那里的特聘宣介员。
    特别是他罹患癌症后,做手术留下个“吊袋”,行动多有不便。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的活动,他的执着,他的热情。摄影,成了他的最大精神寄托。脑水肿,影响他的末梢神经,手指按动相机快门几乎都成了机械动作;后期,他无力远行,只好在平房公园、街心公园、街景绿地拍摄小景;从大机器到卡片机,再到手机,他从来不曾放弃。直到上月27日晚,他在微信上留言,“手不好用了”!这是他发出的最后声音,生命呼唤。有谁知道,这十来年,他克服了多大的困难,忍受了多少痛苦!可他在战友们面前仍然是憨厚、微笑、奉献,一如既往,一往无前!
    在追思老战友的悲痛时刻,许多往事涌上心头,难以忘怀。2013年,我想买一架单反相机,潘峰亲自陪我到“汇丰数码”,购得尼康D90;去年7月23日,我到平房“福满楼”参加欢迎竺家敏荒友的宴会,与潘峰幸会;8月16日,我拟买一架尼康微单,他又从平房赶来,陪我一起参谋、试机,中午在路边小店吃了碗面条;今年1月16日,他得知我患新冠住院,通过微信表达问候,并发来红包,祝愿早日康复。我在微信上发的许多图片,都有他的热情指导、鼓励和美赞。…… 一桩桩,一件件,历历在目,犹在眼前,犹在昨天。
    现在想来,去年的8月16日是我们的最后一面;上月27日是他最后的微信留言。就在26日上午九点半,我拟与他语音聊天,但却无人接听,我预感到不祥。此时此刻,我感到十分自责。在他最后的时刻,我没能送上问候、关怀,为他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成为了终身的遗憾。
    一路走来,潘峰,让我看到了一代知青的光辉楷模,看到了一个真诚热心的朋友,看到了四团的活雷锋:关心他人,助人为乐,不畏艰难,乐观豁达,生命不息,奉献不止。潘峰,是我们的好战友、好朋友,是我们战友的骄傲,是我们的好榜样!他虽然走了,但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写于2023年7月28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2020005852号 )

GMT+8, 2023-11-29 17: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